再回府时,周夫人正在前院儿整理东西,看上去像是刚刚有人送过来的,到也没什么贵重之物,凤羽珩上前去看了看,多半是些吃食之物。
  
  见她回来,周夫人赶紧道:“这是刚刚有位小姐送过来的,还留了封信,点了名要给王妃。”周夫人说着,递了一封信给凤羽珩,还着重描述了一下那位小姐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京城中人,比较眼生,坐着辆两匹棕马拉着的马车,长得很是清丽,让人瞅着就很舒服。她跟王妃应该不熟,只说是拜会,送来的东西也都是些篷州的特产,老奴看着也没什么值钱的,但好歹是份心意,更何况她还留了手书,说是王妃一看便知其是谁,老奴这才收下。”
  
  “篷州?”凤羽珩一愣,再细琢磨一下周夫人描述的那女子的长相,心中了然。“这么快就上门了?”她笑笑,将书信接过,又看了看那些特产,只道那位表妹还真是有心,懂得送礼得送巧,再好的东西御王府里也不缺,而缺的,怕她也拿不出来,所以干脆就送些个特产吃食,心意到了,还显得真诚。
  
  “王妃知道她是谁?”周夫人看出些门道,“从篷州过来的……”她自琢磨了一番,“难不成是……”
  
  “夫人猜得没错。”凤羽珩知道周夫人肯定是想出了那女子的身份,毕竟周夫人是京中老人,从前又是一直侍候在皇宫里,哪个妃位嫔位在外头有些什么亲戚里道的她能不知道?“东西既然都送来了,那咱们就按照正常回礼的定制回一份吧!不亲不疏就好。”
  
  这是凤羽珩给出的意见,周夫人也觉得合适,于是点头照办。至于拿来的那些个吃的东西,她瞅着里头还有不少晒制的干菜,这些东西在乡下常见,但对于京城人来说到还真是个新鲜玩意,她年轻时吃过,可自打进了宫再来到御王府,就再也没吃过那个味道。如今看到,很是有些想念。
  
  “要说这些东西是很好吃的,就是不知道那边送来的东西能不能入口。”她念叨了一句,语中带了些许遗憾。
  
  “吃?”凤羽珩停下来,看了看那些东西,然后道:“吃到是能吃的,她们不至于傻到直接往御王府投毒。”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将那些干菜拿在手中,挨个儿闻了闻。然后再点头:“吃吧,没有问题。”
  
  周夫人一听她说没问题,赶紧乐呵呵地叫人把东西都搬到厨下,“干菜得先泡过,今儿晚膳是来不急了,明日晌午让厨子炖出来,王妃也常常鲜。”
  
  凤羽珩对干菜这种东西也挺爱吃的,由此又想到自己城外的那个庄子,到是也可以让庄子上的人晒些干菜出来,不指望卖,至少自家想吃的时候可以运到京里来吃。另外,冬日里也可以补贴给一些穷苦的百姓。
  
  当晚,玄天冥回府,她与其说起那八皇子表妹的事。玄天冥到是知道得比她还多:“送个表妹到京城来,这主意是什么时候打的还真不知道,可人一进京咱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个表妹是元贵人和丽贵人娘家一个庶妹的孩子,论起来是管元贵人她们叫姨母。她们那庶妹嫁到了篷州,夫家姓祝。庶女嫁过去给祝家做侧室,那表妹在祝家最初也是没什么身份,后来宫中两位采女纷纷爬上了妃位更是诞下了皇子,这才让她们娘俩的地位得到了些提升,虽说还不至于就成了主母,却也不再受主母管制。老八那个表妹据说在篷州是个菩萨心肠的,不但待家里人性子好,对百姓也是颇为照顾。她的父亲不过是篷州六品小官,却是因为有了这个女儿,让祝家的声誉在当地比篷州知州还要高。”
  
  凤羽珩听得一愣一愣的,“你打听来的消息还真不少。”
  
  “哪里用得着打听,这些原本就是储备着的信息,她们不出现,信息暂时就没什么用,人物一出现,下面自然有人把相关的情况禀报上来。”
  
  “听起来,那位祝小姐跟从前的凤沉鱼有得一拼啊!一个是菩萨心肠,一个是菩萨脸。就是不知,这菩萨是真是假,是救苦救难的,还是要人性命的。”
  
  “前朝近日整治了老八党羽下三个人物,七哥的人查出他们买官卖官的证据,父皇一气之下将官位一撸到底,都发配出去看城门了。依我看,这女菩萨进京,怕是前朝不行要打起后院儿的主意了。”玄天冥一边说一边将她媳妇儿给揽入怀里,又道:“这一进京就往御王府送礼,媳妇儿,对方八成是要从你这里下手呢!”
  
  “好啊!”凤羽珩耸耸肩,“正好也没什么事,陪着她周旋一番也不是不行。我到是要看看,那位祝家小姐到底能使出些什么手段,跟当初的凤沉鱼相比究竟谁高谁低。”
  
  “哎?”某人不干了,“媳妇儿,你怎么说你没什么事呢?你多忙啊!”说完,在凤羽珩的错愕间,翻身压来……
  
  次日,一辆马车从盛王府里驶出,直奔皇宫瑞门而去。祝家庶女祝空山,以省亲的名义来到京城,住进盛王府,此番进宫,自然是为了拜见她的两位姨母,元贵人和丽贵人。
  
  祝空山坐在马车里,身边陪着的还是丫鬟阿环和阿若,她正言语轻柔地对那二人说:“这里是京城,不比篷州,在篷州尚且不容你们放肆,到了京城就更得顾及八殿下的脸面。我知道你们心气儿都高,平日里又是跟着大姐姐的,可此番上京既然母亲让你们跟着我一块儿过来,那凡事就得听我的。”
  
  “是!三小姐放心,奴婢们再也不敢了。”两个丫头齐声开口,说完,见祝空山闭了眼不再言语,这才又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明显的带着不屑。一个庶女而已,不就是有皇亲在身么,神气什么。
  
  祝空山不用睁眼都能想像得到这祝空山不用睁眼都能猜得到这两个丫头是个什么表情,都在想些什么。她不愿去理,左右不是她的贴身丫头,再怎么教也教不好,再怎么养也养不熟。
  
  原本她在祝府的日子过得不错,家中主母和两位嫡姐虽然跋扈,可她的姨娘与宫中两位育有皇子的妃子是姐妹,虽说不是同母所生,但好歹也是一家人,祝家对她们还是客气的。可是没想到,突然之间两位姨母齐齐被贬为贵人,从妃位到贵人,这样的落差让祝家的风水也跟着转了几转。虽说还有皇子在,但两个贵人如何能抵得过两个妃子?从前不敢欺负她的嫡姐们可算是有了勇气,整日里把她们母女剥削得简直生不如死。好在她在外头还有些声望,让父亲多少能念着点好处,这才不至于被欺负至死。但即便是这样,家中主母最常挂在嘴边上的话也是:“降为贵人还是好的,保不齐哪一天就又成了采女,最后再被赶出宫去。皇子也不是没有落魄的,想那四皇子,不就是被贬为庶人了么!”
  
  半月前,八皇子表哥往祝府去了信,请她到京里坐客,理由是元贵人和丽贵人十分想念于她。祝空山不知从来不关心过问祝家事的两位姨母和那贵为八皇子的表哥为何突然要她进京,但这对她来说毕竟是好事,至少说明这门亲戚还没把她给忘了。
  
  不管落不落魄,贵人也是皇上的女人,皇子还是皇上的儿子,表哥的王位也还在,祝家人在接到此信之后也是迅速地就做出了反应,她爹一连在她姨娘的院子里睡了三晚,府中各种好东西也是频频赏赐下来,摆明了就是堵她的口,以免她到京中诉苦。就连主母都收起平日嘴脸,对她们娘俩关怀起来,两位嫡姐表面上也不再排挤,而是一口一个好妹妹地叫着。
  
  这不,临行前,大姐姐祝空月硬是把自己身边的两个丫头给她塞了过来,说是有自己的丫鬟陪着上京才能放心。
  
  她不傻,怎么能不知道这里头的道道儿。一来监视她,随时随地往祝府报信儿,府里还有她的姨娘,如果她在这边说了祝家什么不好的话,只怕姨娘在那头就要遭罪。二来,这两个丫头心气儿也是忒高,还都长得标志,带着这样的两个下人在身边,祝空山想,保不齐什么时候这两个丫头就能爬到八皇子表哥的床上去,到时候,她的大姐姐凭着下头两个丫鬟就能把她给狠狠踩在脚下。
  
  祝空山心里思量着,马车很快就行到了瑞门前,她带着丫鬟下了车,将手中八皇子给的腰牌递了上去,同时递上的还有自己的名贴,再加上一小包银子也塞到小太监手中,这才开了口道:“小女子名叫祝空山,是八殿下的表妹,此番进宫是来拜见元贵人和丽贵人两位姨母的,还望公公能行个方便。”
  
  其实也没有什么方不方便的,有八皇子的腰牌,这后宫她自然是进得。只不过瑞门口今日当值的这小太监显然不是八皇子那一头儿的,一听说是八皇子的表妹,面上便也不是很和善,抻着公鸭哑对祝空山说:“见存善宫的元贵人到是可以,只是那丽贵人如今被禁足在静思宫,能不能见着,那得看元贵人肯不肯为你打点。”说完,又瞪了祝空山一眼,掂了掂手中银子道:“走吧,咱家送你一程,在皇宫里可不能乱走,以免冲撞了哪位主子,当心你的小命都保不住。”
  
  “多谢公公教诲,有劳公公了。”祝空山很是乖巧地跟在那太监身后,低着头默默地走着,极守规矩。到是她那两个丫鬟,进了宫后眉飞色舞,宫里的每一幢建筑都足以让她们惊叹,甚至每一片砖瓦都成为了她们的向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