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6章 王爷,你家出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定安王的失礼,凤瑾元也很不高兴,站起身来出言提醒:“请王爷慎行。”
  
  定安王赶紧后退了几步,看着凤羽珩道:“凤二小姐请留步,本王确是有事相求,还请凤二小姐援手帮忙。”
  
  “我一个小小庶女,能帮上王爷什么呢?”
  
  “这个……”定安王有些为难,清乐的事说出来实在是难听,再何况凤羽珩还算是个受害者,让她去帮清乐,连定安王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可那毕竟是他的女儿,纵是再气,也总得给女儿寻个出路。“请凤二小姐在淳王殿下面前美言几句,让殿下把那日的事……莫要禀明皇上吧。”定安王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被清乐给丢尽了。
  
  偏偏凤羽珩还紧着追问:“那日的事?哪日?什么事?”
  
  定安王有些气闷,“就是王妃寿宴那日……在后堂的事。”
  
  “哦,就是清乐郡主与一男子共浴被所有人都看见的事。”
  
  凤羽珩一句话,定安王差点儿没气背过去,心说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呗,有必要说得这么明白么?
  
  “阿珩实在是不明白王爷是怎么想的。”凤羽珩冷下脸,转过身对着凤瑾元道:“想来父亲也打听过那日的事了,当时清乐郡主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不要嫁给那与她共浴的男子,她要嫁给女儿的未婚夫,也就是御王殿下。今日定安王爷亲自到府,还让女儿去七殿下面前求情,难道这是在逼着女儿把御王正妃的位置让出来么?”
  
  “不会不会!”定安王不等凤瑾元说话,赶紧就表了态,“二小姐放心,清乐那边本王自会严加管教,绝不会涉及二小姐和御王的婚事。”
  
  “是么?”凤羽珩纳闷地看着定安王,“王爷您确定能做得了清乐郡主的主?那为何前些年王爷还在清乐郡主的怂恿下跪到皇上面前去请求赐婚?民女知道您是王爷,咱们小门小府的自然不能跟王府比,所以我父亲就忍了下来。如今清乐郡主还口口声声嚷着要嫁给御王,父亲——”她跟凤瑾元道:“您是一朝丞相啊!为何要受这等欺辱?”
  
  她将自己的欺辱转嫁到凤瑾元身上,而凤瑾元被她说得也觉得定安王府实在是欺人太甚,不由得也质问定安王:“王爷究竟为何处处与我凤家为难?”
  
  定安王有口难辨,一直压在心里忍着没发的火气腾腾地就往上窜,盛怒之下直指凤瑾元——“你别不识好歹!我乃堂堂定安王,你一个丞相也在我品阶之下,有何资格在本王面前耀武扬威?”
  
  凤瑾元失笑,“王爷,若本相没记错,是王爷主动找上门来的,而且王爷不要忘了,这里是我凤府!耀武扬威的人是你!”
  
  “你……”定安王气得直跺脚,“好!好!凤瑾元,你不要太得意。本王今日到府是给你颜面,别以为本王不敢到皇上面前去告你的御状!”
  
  “那王爷就请吧!想来七殿下已经同皇上说明了清乐郡主的喜事,皇上也正等着见您,为清乐郡主赐婚呢。”
  
  凤羽珩也笑了起来,“王爷干嘛生这么大的气,贵府喜事将近,应该高兴才是。”
  
  定安王被这父女俩一唱一喝气得火冒三丈,可还不待他进一步发作,门外小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是道:“老爷!有定安王府的侍卫求见。”
  
  “恩?”定安王一愣,随口就喝到:“有什么事?”
  
  小厮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定安王府的侍卫。那侍卫也不看凤瑾元,一脸焦急地冲着定安王说:“王爷不好了,您快些回府去看看吧!咱们王府又被九皇子给烧了!”
  
  “什么?”定安王大惊,凤瑾元也大惊,凤羽珩却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定安王恼羞成怒,瞪着凤羽珩道:“你笑什么?”
  
  凤羽珩睁着无故的大眼睛回他:“王爷,我在自己家里笑一笑,您发什么脾气?”
  
  凤瑾元不愿再看这二人斗嘴,干脆下了逐客令:“王府出了那么大的事,王爷怎还有心情与本相这小女儿斗嘴?她才十二岁!”你挺大个人了跟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吵架,你也不嫌寒碜。
  
  定安王也反应过来,一甩袖,匆匆离去。
  
  松园的小厮在后头跟着二人一路送出府门,书房里终于就剩下这父女二人。
  
  凤瑾元看着他的二女儿,不由得问了句:“御王殿下火烧定安王府的事,你事先可知晓?”
  
  凤羽珩老实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
  
  凤瑾元无奈苦笑,“想来殿下是在为你出气呢。”
  
  “也是为凤家出气啊。”凤羽珩看着凤瑾元说:“定安王府寿宴当日,受了委屈的可不只是阿珩一人,大姐姐和三妹妹都受了莫大的委屈。且不说大姐姐那样绝艳的琴技弹给了一群奴才,就说三妹妹,虽说是庶女,可凭白无故地被下人泼了一裙子茶水这算怎么回事?”
  
  凤瑾元点点头,“为父知道,你们都受了气,今日为父不也没给定安王好脸色么。你要明白,为父如此做,也是要顶着极大压力的。”
  
  凤羽珩对这一点到是领情,今日凤瑾元的态度她是很满意的。于是便给了他一个笑脸:“父亲放心,若定安王真要到皇上面前发难,阿珩定会请求御王殿下帮衬着家里一些。不过想来那定安王也没工夫跟咱们计较,他家里不知道被烧成什么样儿了呢。”
  
  凤瑾元感叹:“九皇子自小就是这个脾气,但愿他今后待你能不同些。你切记,不要惹怒了他,那人喜怒无常,谁知道今日对你百般的好,来日会不会突然翻了脸。”
  
  “多谢父亲,女儿都记下了。”这句话凤羽珩说得十分恳切,自从回了王府,凤瑾元总算是有了些身为人父的样子。“哦,对了。”她突然又想起件事来,伸手入袖,将一个荷包掏出来递给凤瑾元:“这是那日寿宴上,大姐姐送给淳王殿下的。要是淳王殿下没要,让女儿带回来拿给父亲,还说这次的事他可以不与大姐姐计较,但若再有下一次,就请您亲自去与淳王殿下说话。”
  
  凤瑾元盯着那荷包气得不轻,沉鱼不擅长女红,这荷包针角别别扭扭,一看就是出自她的手。可他明明警告过沉鱼不可以在凤家表明立场之前擅自与男子往来,沉鱼为何不听他的劝告?
  
  伸手将荷包接过,冲着凤羽珩挥挥手:“你回去吧!”他心下有些乱,早知道淳王殿下那副样子很少会有女子能抵挡得住,可他万没想到,明知自己今后道路的沉鱼,为何也要对那人动心?
  
  凤羽珩回到同生轩时,黄泉恰好刚从普渡庵回来,她是去给满喜送药的,同时也带回了满喜传递的消息:“小姐,满喜说沈家的人两日前曾去过普渡庵,但庵里姑子没让他们见面。不过晚上的时候沈氏却没留满喜守夜,满喜夜里偷偷往沈氏的房间看,见那屋里的烛火燃了半宿。”
  
  凤羽珩冷笑,沈家人怎么能看着沈氏在庵里受苦,总是要想办法把人往外捞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样的办法,这种办法是不是又要以牺牲其它人为代价。
  
  此时,韩氏的院子里,手臂逐渐好转的凤粉黛已经不再于床榻上窝着了。大夫给她在脖子上吊了个白棉布带,她就用那布带子架着胳膊,一趟一趟地在屋子里转圈儿。
  
  屋里下人早被打发走了,就剩下她跟韩氏两人。
  
  韩氏坐在椅子上,看着脾气日渐焦躁的粉黛,有些怕她。
  
  上次忘川把鞋子送到粉黛面前,并直言这鞋是用原本给她添妆的那五万两银子换来的,粉黛就已经发了疯,忘川走后干脆与她撕打起来。她到底是做娘亲的,惦记着粉黛的伤,是不敢推也不敢碰,生生地挨了粉黛好几下,被打得额头也破了,脸也肿了,韩氏实在是担心粉黛再次发难。
  
  不过这次,粉黛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在屋子里转了几圈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看着韩氏不停地琢磨。
  
  韩氏就想问问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粉黛这时主动开口了,却是道:“姨娘,趁现在沈氏不在府里了,你是不是抓紧些,给父亲生个儿子?”
  
  韩氏心中一动,却又马上叹了口气:“自从有了金珍,你父亲多少日子没到这院里来了?”
  
  “事在人为,只要你想,总会有办法。”
  
  这头凤粉黛绞尽脑汁地想让韩氏怀个孩子,而另一边,凤瑾元却第一次打破了去如意院儿的习惯,到了安寝时,竟是往同生轩的方向走了去。
  
  他想起了老太太前些日子说过的话,姚氏也是他的女人,可以不抬成主母,但不能总把人晾在一边不去关怀一下。
  
  凤瑾元觉得自己今日在定安王面前的表现,多多少少是给凤羽珩留了点好印象的,趁这机会他再给姚氏一颗甜枣吃,或许跟这个女儿的关系也能缓合一些。
  
  再者,那九皇子小时候是任性,但现在毕竟长大了,再凭白无故的去烧王府总有点说不过去。他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皇上授意的。只有皇上点了头,九皇子才能烧得肆无忌惮。他明天得想着派人去打听打听,定安王府被烧成什么样儿了。
  
  这个时候的同生轩,凤羽珩和凤子睿是没睡的,姚氏却已经准备安歇。刚刚梳洗完,外面孙嬷嬷就进了来,急急地同她说:“夫人,老爷往这边来了。”
  
  “什么?”姚氏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问:“他来干什么?”
  
  孙嬷嬷扭头看了看外头已经全黑的天,猜测道:“难道老爷今晚是要在这边歇息?”
  
  姚氏也不怎么的,心里就涌上来一阵恶心。她是为凤瑾元生儿育女过的人,可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那男人居然还要过来与她同۰眠,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让清灵去通知二小姐。”姚氏冷着脸吩咐,同时抓起已经脱下的外衫重新穿了起来。
  
  这时,就听门外已经有凤瑾元的声音响了起来——“芊柔,歇下了吗?”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