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49章 第一回合的拉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破庙里头一股子怪味儿,有霉气、有未及清理的垃圾、有小乞丐的屎尿、还有那些要来的剩饭菜的馊味儿。阿环阿若二人一进来就差点儿吐了,要不是在祝空山凌厉的目光注视她们早就扭头出去,一辈子也不想来这种地方。而祝空山除去目光威胁之外,言语上也没闲着,压低了声音说:“今日你们出了这扇门,我保证晚上盛王府的人也会把你们给乱棍打出去。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下人而已,若是没了主家,很快也会沦落到这里的。”
  
  两个丫鬟在祝空山这里真是受了一肚子气,可偏偏这祝空山有八皇子做靠山,宫里还有一位贵人姨母,她二人即便是想造次也没有底气。近日就寻思着得了空给篷州的大夫人和大小姐送个信儿,可惜,盛王府防范森严,她们无论走到哪都有人监视,想要偷偷出府都是不可能的。就是现在跟着祝空山一道出府,可送他们来的马车车夫那也不是普通车夫,而是盛王府里的侍卫,美其名曰保护表小姐。在这种压力下,她二人纵是心中有再多不愿,也是得听祝空山的话,以免惹恼了她到八皇子那里告她们一状,那可真是要命的。如今就只盼着京里的事赶紧处理完,速速回篷州去,而至于临来时大的借机上位一事,二人如今是想都不想再想。
  
  破庙里突然进来三个与众不同的人物,没有出去要东西的乞丐们一时间有些发愣,都想不明白穿得这样好的小姐怎么会到这里来?就算是想要买劳力,也该到劳力市场上去啊?
  
  祝空山到是习惯了,看着这些乞丐疑惑又有些胆怯的目光,她又主动上前几步,看了一圈,最后在一名小乞丐身前弯身半蹲了下来,开口轻柔地道:“小弟弟,你还认不认得我?”
  
  那小乞丐看了她半天,突然眼一亮:“是你?你是八殿下的那个表妹?”他将人认出,“那日你进城,扶了我一把,还给了我银子。”这赫然就是那日在绣品铺门口被祝空山相扶的小孩儿。他看着祝空山十分不解,“小姐您怎么到这儿来了?这里太脏,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祝空山没说什么,只摇了摇头,又拿过自己随身的帕子往那小乞丐的唇角擦了几下。小乞丐正在吃东西,是半张脏兮兮的破饼,见祝空山给他擦嘴,吓得连连往后躲:“使不得使不得,小姐的一条帕子比我的命都值钱,千万不能脏了。”
  
  祝空山叹气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是坏人,不管你们从前对八殿下是个什么看法,可我是从篷州来的,虽说是他的表妹,却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接触。我是进京来探望宫中的姨母的,却不知表哥从前做了什么让京中百姓不待见之事。但我就是我,从前在篷州的时候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高高在上的大家小姐,如今到了京中自然也不会。你不必怕我,你们都不必怕我,我既然能帮你擦干净嘴角,就没打算计较这块帕子。”她人本就长得清丽,说话声音又柔美动听,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说得这么近,这一庙的乞丐突然之间就觉得好像有春风抚面而来,是那么的舒服。
  
  小乞丐有些听不懂她的话,却也知道这位小姐没有恶意,于是不再后退,只盯盯地看着她。
  
  祝空山又道:“我这人就是这样,看不得天底下还有那么多人过得不好。于我来说,人与人之间都应该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你们贫穷就另眼相看,甚至拳脚相向。从前在篷州时,我就对篷州的行乞者们说过,在我祝空山眼里从未有过对任何人的轻视,都是大顺百姓,你们不能因为贫穷就觉得低人一等。我给他们送冬衣,给他们施粥饭,也鼓励他们用自己的力气去做活,哪怕几个铜板,那也是凭着力气赚来的,而不至于朝别人伸手去要。还是那句话,如今我到了京城,对待你们就也跟对待篷州行乞者们一样,不会区别相待。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凉,我今日过来就是想统计看看这城北有多少人需要帮助,我一个不能解决你们所有人的生计,但至少一人一件冬衣让你们不至于在冬日里挨冻,这还是做得到的。”
  
  “冬衣?”乞丐们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纷纷围了过来,“小姐此话可是当真?真的会给咱们发冬衣?不要银子的?”
  
  祝空山点点头,一点都不因为乞丐们都围拢过来空气质量的严重下降而皱一下眉头,反到是笑着对他们说:“当然是真的,一人一件,谁也不会少。”
  
  “可是那需要很多钱。”小乞丐有些替她着急,“小姐,真的需要很多钱,你可要想好了,那么多银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怕什么!”她揉揉那,“就算姐姐的钱不够,不是还有盛王府吗?八殿下从前做什么了惹你们不开心我不管,现在我来了,跟他要点银子还是能要得出来的。”她一边说一边四处看看,再道:“今日许是人不全,这样,你们等人全的时候统计一下,男人有多少,女人有多少,小孩子又有多少。或者干脆明天一早大家先别出门,都在这里等着我,我会早点过来,直接带了裁缝给你们量体裁衣。”
  
  她的决定让乞丐们阵阵欢呼,春夏秋或许还不觉得怎样,但冬天一来可就要命了。哪年冬天不死人啊!有的人睡前还跟你热络地说着话,一睡醒来他就死了,埋也没处理,就只能把尸体扔在庙外,等着官兵看到了收走扔到外头乱坟岗。现在有人说要给他们做冬衣了,人们当然高兴,这就意味着冬天不用再挨冻,不会再有人冻死。一时间,这位八皇子的表妹在这些乞丐们的心里地位得到了急速上升。
  
  而祝空山觉得这还不够,她看了看这间庙宇,转身对阿若说:“你现在就去卖窗纸的地方,叫他们派个伙计过来,算一算这间破庙里一共有多少扇窗户,把所有窗纸都换上一遍。记得要换厚的,不可以再像现在这样一吹就破,四处漏风。”
  
  阿若一听可以出去办差,赶紧就应下匆匆离去,总算是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了,即便是跑腿她也是乐意的。
  
  “阿环。”祝空山这边继续吩咐,“你去找木匠来,让他们把这间破庙装上一扇门。这么大的口子开着,冬日里就是穿着再厚的冬夜,夜间也是抗不住的。”阿环应声而去,祝空山则是一脸担忧地又开始环视这间破庙,无奈地说:“我其实很想把你们都从这里迁出去,但一件冬衣事小,迁走这么多人我却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你们不要怪我,暂且先住着,至少我会着人把该修膳的地方给修好,绝不会让你们再受风吹雨淋。”
  
  她的话说得真诚,听得有些女乞丐都抹起了眼泪,口口声声叫着女菩萨。
  
  祝空山心里十分受用,嘴上却不停地说:“使不得,万万不能这样叫,我只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看不得穷人受苦,你们的命本该与我们是一样的。”
  
  很快地,两个丫鬟分别把卖窗纸的修门的都带了来,她当场付了银票,又挑了最厚的窗纸和上好的木料,看得两个伙计都直赞她心肠实在是好。
  
  祝空山的手段却并没有全都使完,她走出破庙,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把扫帚,递给阿若和阿环一人一个,然后指着这间破庙说:“你二人那日进京时口出恶言,还扔铜板戏弄百姓,今日就把那些错给弥补偿还了吧!”
  
  两个丫头愣在当场,一时没明白祝空山话里的意思。她便又解释道:“听不懂吗?就是让你们把这间庙宇打扫干净,所有垃圾清理出去,再着人运走,绝不能再堆放在庙里。”
  
  阿环和阿若哪里干过这等差事?就是以前没爬到一等丫头的位置上时,那也不过是在大小姐的院子里做洒扫。大户人家的院子多干净啊,最多不过是落地的叶子和花瓣,可是现在这……
  
  祝空山知这二人定然不乐意,可一个目光递过去,带着警告和威胁,让那二人也不得不从。纵然心里再不乐意,也只得认命地打扫起来,偏偏外头那个侍卫也走了进来,站在祝空山身边,明摆着就是给她撑腰的。
  
  八皇子的表妹给城北乞丐做冬衣,又修破庙,还让丫鬟赔罪打扫,衣服都没等做完呢,这样的事迹就已经传扬了出去,不但传进了盛王府玄天墨的耳朵里,也传到了宫中元贵人的耳朵里。
  
  元贵人是乐得合不拢嘴,越来越觉得叫这个外甥女进京来实在是太明智了,甚至更觉得如果今后跟在自家儿子身边的是这样的女子,她也才能真正地放心。
  
  玄天墨则更实际一点,让帐房那边给祝空山拨了更多的银子供其使用,也着人给她做了不少衣裳,还赏下很多首饰,更是在前一拨往篷州去的人还没回来时,又派了一拨人过去,送的东西比上一次更加珍贵。
  
  祝空山对玄天墨送的衣裳首饰并没有多感兴趣,归根结底她想要的不是这些,但她是个聪明人,在这种时候别说是提,就是想她都不让自己多想。想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那就得会做出有用的事,她必须得让自己对玄天墨的帮助更大一些,这样才能在这盛王府、在这京城里站稳脚根,也才拥有日后让元贵人兑现承诺的资本。
  
  衣裳她暂时收着,太华贵的也没穿,只挑了几件看起来相对低调的留用。而那些首饰,她则有更好的安排……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