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51章 到底是胖还是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景慈宫里,芳仪正端了茶碗递到皇后跟前。茶碗里的东西说是药也不是药,说不是药呢,又的确有调理、去病的功效。这是凤羽珩给的,在她离开京城、京里百草堂又关了门的那段日子,皇后一直都舍不得喝,时不时的还要吃几顿太医院长的苦药汤子。现在总算凤羽珩回来了,前些日子又送了药来,皇后这才松了口气,放心地重新把这个药按时喝起来。

眼下,瞅着里这像药又像是茶一样的汤水,皇后也不知哪儿来的感慨,怔怔地就说了句:“但愿这丫头给的药我还能多喝几年。”

芳仪就想劝着她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却在这时,景慈宫的一个小太监弯腰走了进来,到了皇后跟前行了个礼,道:“娘娘,元贵人求见。”

“元贵人?”芳仪先皱起了眉,心生排斥,“她又来这里做什么?娘娘,您这会儿也该歇着了,别见了,着人打发了去就好。”

皇后正待点头,却听门口已经有元贵人的声音传了来,而且越来越近,明显是人已经不由她点不点头就自己闯了进来。“臣妾知道皇后娘娘要歇着了,可这不是还没睡下呢么!那与臣妾聊上几句,想来也是不碍的。”说着话,人已到近前,到是恭恭敬敬地行了跪拜礼,道了声:“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身后,侍女月秀也跟着跪了下来,心里却是有着几分紧张。上次她陪着元贵人来景慈宫就挨了一顿打,这回虽说自己没烦错,但自家主子却是不请自入,万一惹恼了皇后,挨打受罚的怕又是她。

不过好在皇后这次到时没动多大的气,只是把手中茶碗搁在桌子上,力道大了一些,传来“砰”地一声。但再开口,语气却是平和的,她说:“起来吧!既然是来请安的,那便坐坐。”说完,一挥手,退了那个来传话的小太监。

芳仪为元贵人拿了墩子坐下,觉得适才有些尴尬,毕竟她说要打发元贵人回去的话显然是让人家听到了,一句话不圆也是不好的。于是便道:“皇后娘娘正在喝药,大夫说喝了药就该歇着的,贵人莫怪。”

元贵人笑着对芳仪说:“不碍,我不过小小贵人,随便打发也就打发了。就像我的宫女,礼仪不当,说打也就打一顿,哪里比得上皇后娘娘这边的人,都是金贵之体,是说什么都不能罚的。”

这话一出,芳仪无奈了,这元贵人明摆着是不肯让步,今儿指不定就是带着气儿来的,又听到自己那样说话,此刻是要做姿态给自己的侍女找回上次的面子呢!罢了,瞅着这凌人气势,别是事情又跟上回提到的那个有关,皇后娘娘也是难做。于是她直接跪到了地上,主动开口:“是奴婢失言,请皇后娘娘责罚。”

皇后一皱眉:“这是做什么?”

元贵人掩口轻笑,“看吧!皇后娘娘果然还是护短的,真是可怜了臣妾身边这丫头,上回来这景慈宫,平白的挨了板子。”

“贵人不必委屈。”芳仪总着皇后磕了个头,“奴婢的错奴婢认,这就出去自领十仗。”说完,站起身来自顾地走了出去,撇眼间,看到元贵人身后站着的月秀轻挑了挑唇角,一脸得意。

皇后心里憋着一口怒气,引得咳嗽连连,身边却无人侍候。元贵人示意月秀上前帮忙,皇后却摆了手道:“不劳烦,你的人本宫用不起。”

月秀原本都往前走了两步,一听这话不由得僵在中间,元贵人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那月秀你就回来吧,也是,皇后娘娘千岁之体,可别让咱们给碰坏了。”说完,又见皇后把茶碗端了起来,她吸吸鼻子,闻着不是药味儿,不由得又说了句:“刚刚还说要喝药,怎的闻着还有股子甜?咱们宫里的太医院什么时候会配甜口儿的药了?”

皇后不爱听她说话,可眼下人都坐到了面前又不能不理,只得道:“这是御王妃给的,并非出自太医院。”

“哦。”元贵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怪不得。”再瞅瞅皇后,琢磨了一会儿说:“看着娘娘气色不错的样子,想来是心宽吧?瞅着身子好像也胖了些,所谓心宽体胖,大概说的就是您这种。”

皇后就不明白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宫胖了?”她明明这几日瘦了不少。再想想,元贵人明摆着就是来找茬儿的,便也懒得再计较这个事,只问她:“你到景慈宫来,到底想要说什么?”

就见那元贵人抚了抚心口,唉了口气道:“皇后娘娘这头儿是心宽了,可臣妾这心里却愈发堵得慌,一天比一天堵得更甚。如今也没了从前的排场,也没有个人愿意跟臣妾一个小小贵人走动走动,以至于心里憋屈也没处可说,想来想去,就只能厚着脸皮来跟皇后娘娘诉诉心中苦水。”

“你有什么苦?”娘后一边喝着药茶一边与她说着话,“既然来都来了,我即便是不想听你也是要说的,那就别绕弯子,说吧!”

元贵人点点头,“好,那臣妾可就说了。臣妾这心堵啊主要还是因为娘家那头的事。臣妾有个庶妹,嫁给了篷州一个六品小官儿做侧室。原本臣妾与二妹妹都在宫中为妃,还能给那庶妹争些脸面,让她不至于在府上受欺负。可自从咱们姐妹接连被贬,那在篷州的庶妹日子也是过得一天不如一天,被个婆家欺负得日日哭泣。前些日子外甥女进宫来看臣妾,说起此事,臣妾这心里就难过得好几天都吃不香睡不下,这人哪,也跟着日渐消瘦。”

皇后都不明白了,这元贵人到底是眼睛瞎还是心瞎?胖和瘦她真的看不出来吗?眼瞅着这女人的脸都胖圆了,可见日子过得是有多么舒坦,非得说自己瘦,真是……她无奈,懒得计较,便顺着说了句:“再怎样也是当朝皇子的庶姨母,那婆家人是有多大的胆子敢苛待?”

“唉!”元贵人叹气道:“娘娘是在宫中住得久了,又甚少有人与您讲外头的事情,您不知道,外面的深宅大院儿可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和睦,背地里的勾当可多着呢。”

皇后别的得心里这个堵啊!甚至少有人与她讲外头的事?这就是讽刺她没有皇子了?可她又能说什么?事实就是这样,也正是因为她没有皇子,才能坐到皇后的位置上,并且安安稳稳地坐了这么多年。但凡她膝下有子,天武帝也不可能让她做这个皇后。

她心中思量着,元贵人的话声又传了来:“臣妾在贵人位上也坐了这么久了,一向老老实实,八殿下从前驻守边关,为大顺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也是一心一意为着皇上着想,为着皇上分忧,娘娘不妨打听打听,如今京中百姓是不是人人都称赞八殿下一心为民!臣妾想,既然八殿下能为皇上想得这般周全,那皇后娘娘,您能不能也为臣妾着想着想?”

皇后听得直皱眉:“你要本宫为你想什么?”

“娘娘明知故问。”

“若你说的是被贬为贵人之事,恕本宫无能为力。”她放下手中茶碗,盯着元贵人道:“当初皇上下了旨贬你为贵人,本宫有多大的能耐能忤逆皇上的心意?”

“没让您忤逆。”元贵人扬了头说:“但您是皇后,皇上怎么也能听您说几句话的。不像咱们后宫姐妹,想见皇上一面都难。皇后娘娘,这么多年了,您位居中宫,多多少少也该为后宫的姐妹们说说话。不说让皇上雨露均沾吧,可至少也不能就这么冷落着。好事儿想不着咱们,说降起位份来那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的。臣妾说句僭越的话,身为皇后,您在姐妹们受苦受难的时候可不能再高高在上了,本来您在身份上就与我们隔远,可不能让人在感觉上也弄得一南一北的。”她说话间,着重强调了一个北字,而这时,外头的杖刑开始,芳仪“啊”的一声大叫也传了来。

皇后心中烦躁,冷冷地道:“你这是话里有话?”

“是。”元贵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的确话里有话,不过皇后如果不在意那个事,那也就罢了。不过臣妾提醒您一句,可别觉得自己膝下无子就也能无忧了,多替程家想想,程家是无辜的,皇后的心再宽,也不能一点都不顾及母族。”

“够了!”皇后猛地一拍桌子,“竟敢威胁本宫,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拍,把月秀吓得一哆嗦,元贵人却一点都不怕,依然信心十足地道:“您说威胁就是威胁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皇后大喘了几口气,心中几番思量,几次都恨不能干脆把这元贵人除之而后快,可又几次又强行的把那念头给压了下去。除掉一个元贵人容易,可她是八皇子的生母,莫说八皇子会因为生母身死而纠缠不休,单单是那消息来源途径,就够让她心惊胆颤的了。她重叹一声,再开口,很是无力地道:“你的忙本宫真的帮不了!”

元贵人却摇头道:“话不能说得那样绝,只要皇后娘娘想帮,就一定能。如今八殿下的名声可是好着呢,皇上多少也能赏下几分颜面,只要您提个话头,相信皇上不会驳了您的心意。”

“哼!”皇后闷哼,“当初做事的时候怎么不多为自己和儿子的今后打算打算?”

“臣妾怎么没打算?”元贵人笑着道:“可很多事并不是咱们自己就能左右得了的,当初的情绪就激到了那处,事情也做了,过后再提也没什么意思。就像娘娘您,不是也有很多事身不由己吗?”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