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60章 哈喽,小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的声音很意外地让粉黛的气焰迅速熄灭下来,原本还嚣张着的丫头在听到她二姐姐的声音之后,竟是怔了怔,掐着腰的双手也放了下来,叫喊理论声也止了住,就那么呆呆地站在原地背对着凤羽珩,站了好半天。

就在黄泉忍不住想要问问她这是要做什么时,凤粉黛这才转回身来,面向凤羽珩。凤羽珩见她气色不是很好,到也不是生病,像是几天都没睡好觉般,眼圈儿都是黑的。

“你又在闹腾什么?”她的语气也缓合下来,两世练就的察颜观色让她看得出,凤粉黛的情绪已经在她来了之后向着另一个方向逆转,那种逆转并不是害怕,而是带着几分感慨,和那种世事变迁的悲凉。

凤粉黛许久不见她二姐姐了,哪怕凤羽珩回了京城,两人也并未曾相见过。刚刚凤羽珩说话,她觉得她这个二姐姐还是从前的那个二姐姐,还是那么盛气凌人,还是那么丝毫也不让份儿。哪怕是成了亲,也依然保持着当初在凤府时的那份凌厉。可是她自己呢?

怎么感觉不过几年光景,她就老了呢?这要换了从前,凤羽珩这样说话,她一定是会想尽一切刁蛮语言顶撞回去的,哪怕知道在这个二姐姐面前讨不到半分好处,也要一逞口舌之快。她从前做事只图过瘾,什么后果都不计,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脾气上来了都敢招惹。可是现在,她知道害怕了,知道权衡利弊了,也知道什么样的人自己惹得起,什么样的惹不起。

再看凤羽珩,凤府风云岁月如云烟般从眼前一一闪过,她不由得苦笑起来,轻声呢喃了一句:“以前的我,到底是有多大的底气,竟认为自己真的能斗得过她呢?”她说完,又看了眼姚安,到底还是不甘心地说了句:“姚掌柜自己做不了主,就去搬救兵了。”她是凤粉黛,怎么可以一言不发就这么输了?再挺挺身板,又冲着凤羽珩道:“二姐姐,今日我也并非诚心取闹,只是想接回我的弟弟,还望二姐姐能够成全。”说完,目光又默默地低垂下来,声音也放轻了许多,“你也知道,凤家没什么人了,我不过是想添个孩子热闹热闹,仅此而已。父亲不在了,现在那座宅子是他名下的,我也不想再住。五殿下为我安排了另一处别院,明日我就会搬过去,凤府那头的地契我也在父亲的书房里找到了。”她一边说一边从袖袋里摸出一张纸来,再递到凤羽珩面前,“现在你是长姐,你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是卖是留,我都没有什么意见。但那个孩子你得让我接走,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不想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她话语凄凉,面上虽也是很淡很淡的,感觉不出半点亲情所在。但这样的话说出来,却也是让凤羽珩不得不感慨。这个孩子,从小就不服输,就不甘心自己的庶女地位,可却从来不知道从正确的途径去改变现状,哪怕是得了五皇子的婚约,也没有让她的虚荣心得到充份的满足,反而是心气儿越来越高。她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或许这就是凤家人的根儿,粉黛的性子像足了凤家人,而想容却是像安氏更多一些,所以,她能拉想容一把,却对粉黛无能为力。

同样淡漠地看着这个妹妹,凤羽珩说:“你若是这样说话,我到是可以答应,但那孩子两岁多了,是走是留,是跟着谁一起生活,总是要问问他的意见。”她说完,对百草堂里的伙计说:“去叫婆子把孩子带出来。”说完,又看看凤粉黛,想来想去还是开口道:“有些话我知道你也听不进去,我平日里也无意与你说起,但今儿既然赶上了,我便多说几句,谁让我到底是你的二姐姐。粉黛,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得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也得知道什么场合需要什么样的形象去配合才能更加得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是你自己说了算,我并不认为当初的沈氏有多荣光,也不觉得沈氏的为人值得称赞。你若有心,好好待五殿下,那才是你这辈子的依靠。哪怕学学你亲娘,能笼络住男人的心,也比学沈氏好。”

“二姐姐是在教训我。”粉黛耸肩而笑,“是觉得你刚进来时,我说的话很难听吧?可那就是我,一个上不去台面儿的庶女,又怎么比得起你这样尊贵的嫡女呢?若非如此,我今日何苦站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你?”

说话间,后院儿的婆子领着那个两岁多的小男孩儿走了进来,小男孩儿还是泛黑的皮肤,却比从前壮实许多,婆子要跟在他后头小跑才能追得上。

凤粉黛试图从这孩子的五官上找出点凤瑾元的样子来,可努力多次又不得不放弃。真的不是不像啊!

也不知是不是血脉的关系,这孩子一进了前堂来,四下转看一圈,最终,目光落在凤粉黛身上,到是松了婆子的手,笑嘻嘻地往粉黛身上扑了去。也不说话,就用圆滚滚的小胖脸儿去蹭她的腿。

粉黛的心一下就化了,蹲下来一把将孩子抱在怀中,一遍一遍地问:“跟姐姐回家去好不好?以后跟着姐姐一起生活好不好?”

孩子笑着点头,再想了一会儿,更是奶声奶气地道了一个字:“好。”

这声“好”一出口,就是连凤羽珩都不得不心服口气。到底是血脉相连的,那种骨肉致亲,在这么小的年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割舍得开。再看看粉黛,也是带着真心诚意。她便不再劝,只对粉黛说:“是你的亲弟弟,你想带就带走吧!”

粉黛点头,又从袖袋里掏出一张银票来向凤羽珩递了过去:“你养了他这么久,我多少也该有些补偿的。这些也不知道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二姐姐就担待些,别跟我计较。”

凤羽珩摇摇头,没接。粉黛又执意地等了好久,见她实在不要,便又收了回来,却是自嘲地道:“是啊,区区五百两银票,你自然是看不上的。”她捏捏孩子的小脸,又问:“这孩子你们给取了名吗?”

“没起。”凤羽珩说:“百草堂的人都习惯叫她小宝,你若有心,就给取个正经名字,然后上个户籍吧!既然要养着,那就好好的养,就像你说的,当给自己做个伴。”

粉黛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站起身来领着那孩子就往外走。经过凤羽珩身边时,极轻声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没回的上了停在外头的马车。

这时,围观的百姓也听出门道来,有人想起:“那孩子不就是当初凤家小妾生出的那个孽种吗?”

“对啊!他们府上办满月宴时我还去过,是那小妾跟个戏子生出来的孩子,不是那凤丞相的种。”

说起凤府当初那些个丑闻,人们真的能一下子联想到很多。凤羽珩就站在百草堂里听着,不刺耳,只是有些淡淡的心酸。

终于有人意识到当着凤羽珩的面儿说这些有点不太好,于是赶紧又把话给扯了回来:“没想到那孩子竟一直是御王妃在养着,王妃真是大善之人。”

大不大善她不知道,只是觉得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她既然看到了,就不能眼睁睁地瞅着那生命陨落。

今日凤府很乱,所有的下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五皇子给凤粉黛又安排了一处别院,取名“水晶”,已经收拾妥当,就等着粉黛明日带人搬过去。

有很多下人今日就要被遣散,粉黛还了他们的卖身契,也给了遣散的银子,只留了十个人跟着自己一起搬。

她领着小宝回府时,那些被遣散的下人刚走,管家何忠自然是能留下的,他看了看那孩子,一眼认出,便上前对粉黛说:“要不要再去请两个婆子来?小少爷回府了,身边不能没有婆子照顾。”

粉黛点头,还特地嘱咐说:“要请两个最好的,多给些钱没关系,一定要好的,要面善的,为人也得忠厚老实,绝对不能有花花肠子的那种,知道吗?”

何忠只听这几句话便知凤粉黛对这孩子是上了心,于是赶紧应下,却也道:“奴才捡着做事麻利,眼缘也好的买回来。至于为人,那还是得请小姐日后多观察琢磨”

粉黛没再说什么,打发了何忠立即就去买婆子,自己则又蹲了下来,正准备逗孩子玩上一会儿,结果这孩子却突然间哭闹起来。

她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去哄,只不停地劝说:“小宝不哭,姐姐陪小宝玩,小宝别再哭了呀!”耐心是有,无奈实在是缺少经验。

丫鬟冬樱也跟着一起哄,可不管怎么哄,那孩子都是大哭不止,隐约间还能看到孩子眼睛里透出一种恐惧。冬樱一下反应过来,试探地问:“小宝,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地方?”

那孩子竟点了头,还伴着哭腔说了句:“小宝怕,好害怕。”

粉黛不解,“你怕什么?”

小宝太小,说不出来道理,冬樱却猜到了几分,于是跟粉黛说:“小少爷幼时曾在府里住过,许是那时候受了惊吓,有阴影一直在孩子心里堵着呢!”

“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粉黛一怔,犹犹豫豫地道:“再说他那时多小啊?能记得住事?”

冬樱说:“事是肯定记不住的,但或多或少会有些印象留存着吧?”

粉黛摆摆手,“罢了,左右咱们也要搬家,若真是这样,到了新宅就会好的。”说完,又去哄着那孩子,“小宝不哭,明儿我们就搬家了,姐姐带你去住一处更好的院子,比这里好上十倍百倍。”

孩子像听懂了一样,用力点了点头,还往粉黛怀里扑了去,嘴里还是不停地念叨着:“怕,怕。”

粉黛心中乍暖,只觉得自家弟弟虽然害怕,可还知道扑进自己怀里,她就是这孩子唯一的依靠,这种感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她觉得这就有点像凤羽珩和凤子睿,那姐弟二人的关系从前她就没少羡慕,而现在,她终于也有自己的弟弟了!只是……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