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9章 这爆脾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往人堆里移动了去,就听到人们一阵议论:“听说真金不怕火炼,你们说这些灰堆儿里能不能扒拉出金块儿来呀?好歹是座王府,总不能连个金块儿都没有。”
  
  “有金块儿也轮不到咱们!没看见火烧完之后就有一队官兵冲进去搜了一遍么,有金块儿也被人家搜走啦!”
  
  “唉,可惜了,那么大一座王府,说没就没了。”
  
  凤羽珩揉揉眼睛,瞪着面前这一片废墟……哦,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片灰墟,问忘川:“这就是定安王府?”
  
  忘川也好一阵乍舌,“是……吧……”
  
  好吧!凤羽珩抚额,还真的是毛都没剩,连门口的石雕都被砸了个稀巴烂。
  
  “玄天冥这是跟定安王府有多大的仇,烧成这样。以前烧个园子人家还能修复一番,现在……若再想回来住,只怕应该叫原址重建了吧?”
  
  忘川告诉她:“殿下一定是给小姐出气的,那日定安王妃寿宴上发生的事,殿下不可能不知道。定安王府如此欺负小姐,殿下能忍才怪。”
  
  凤羽珩抽了抽嘴角……这爆脾气。
  
  正感慨着,就听身后大街上,有一群小叫花子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唱道:“凤丞相,真稀奇,媳妇换来又换去。嫡女人人都能做,如今又要舍沉鱼!”
  
  襄王府
  
  三皇子玄天夜看着下手坐着的凤瑾元,好半天都不说话。他这人生来面相就威武霸气,即便是没有表情的时候,看起来也是在生气的。更何况玄天夜基本不笑,周身常年笼罩在死沉死沉的气氛中,让人遍体生寒。
  
  凤瑾元才坐了没多一会儿,就觉得后脖梗子嗖嗖地冒着冷风,总像有双眼睛在他身后盯着一样,回过头去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终于,玄天夜说话了,与玄天冥那透着散漫任性的阴阳怪气不同,玄天夜的声音冷得就像千年寒冰,字字带着冰尖儿——“凤相,本王要借沉鱼的凤命不假,但你见过哪家的凤凰是庶出的?”
  
  凤瑾元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额头的冷汗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襄王殿下放心,沉鱼是凤家嫡女,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是吗?”玄天夜瞪了凤瑾元一眼,“想来凤相是不怎么上街,你出去听听,连街边儿的要饭花子都知道你凤家要把嫡女换了人,为何凤相还能说得如此斩钉截铁?”
  
  凤瑾元一阵头大,外头的传言他不是没听到,可刚要想办法制止,人就被传到襄王府来啦!
  
  “殿下,臣一定会尽快平复谣言,死保沉鱼嫡女之位。”再想想,干脆道:“沉鱼的母亲正在寺中为凤家祈福,也有些日子了,臣近日便会派人将她接回。”
  
  “恩。”玄天夜这才微收了气势,“嫡女就是要名正言顺,她的母亲可以死了,但总扔在寺里算怎么一回事?”
  
  凤瑾元连连点头,同时伸手入袖,将沈万良昨日送来的那张三百万面额的银票递给了玄天夜,“臣知襄王殿下如今正是用银钱之时,这点心思还望殿下收下。”
  
  玄天夜目光往那银票上一撇,心情也好转了起来,“凤相这是做什么?”
  
  凤瑾元又往前递了递:“臣既已追随殿下,理当为殿下分忧,还望殿下不要嫌弃。”
  
  玄天夜不再与他客气,伸手将那银票接过来收入怀中,再道:“本王说的话你回去也好好想想,另外,本王既与你结成一派,也不全是冲着你那被传言凤命的女儿。凤相是当朝左丞,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大人。”
  
  “殿下说哪里话,能为殿下分忧是臣的份内之事。”
  
  从襄王府回到家中,凤瑾元直接就往舒雅园去。就今日一事与老太太商量了一番,老太太赶紧就吩咐下人:“去,将少爷小姐还有姨娘们都叫到舒雅园来,就说我有要事要说。”
  
  下人到了同生轩时,凤羽珩与忘川二人也刚刚才回来,接到消息之后赶紧换了衣裳就往舒雅园赶。她琢磨着,老太太这时叫了府里所有主子,八成是跟今日街上的童谣有关,只是不知道凤家会做何打算。
  
  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凤家人齐聚舒雅园,却独缺韩氏。
  
  老太太不快地问还端着胳膊的粉黛:“韩氏呢?”
  
  粉黛模样乖巧地答:“韩姨娘这两日身子不大好,今早就没起得来榻。”
  
  “恩?”凤瑾不解,“昨儿晚上我还去看过她,不是好些了么,怎的就病得不能下榻?请过大夫没有?”
  
  粉黛赶紧解释:“就是父亲走后姨娘才病得更重了的,府上没有客卿大夫……”
  
  “那就是还没去请?”凤瑾元有些怒了,那到底是他的爱妾,为何病了一夜都没人张罗着去请大夫?
  
  就准备要斥责粉黛几句,老太太却说话了:“既然一晚上都没请大夫,想来也不是什么要命的病,且让她等等,说正事要紧。”
  
  老太太有了这话,凤瑾元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住了口,就听老太太又道:“今日叫你们来,主要是有两件事要说。”老太太环视了屋内众人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在凤子皓身上,慢悠悠地道:“子皓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你父亲为你安排了齐州的子岩书院,五日后会差人送你往齐州去。”
  
  凤子皓闷哼了一声,心里不太痛快,却也没多说什么。
  
  老太太见他还算听话,默默地点了点头,再道:“这第二件事,是说沈氏留于普渡庵为凤家祈福也有些日子了,近日就准备回府。毕竟为家里祈福的人回来这是大事,带着寺里的祝愿,咱们可是要好生准备一番。”
  
  凤羽珩心里泛起一个冷笑,说白了不就是沈氏要回来了,让大家准备迎接么。
  
  不只她这样想,在座众人除去金珍心里略有数外,其它人都觉得意外。特别是凤粉黛,沈氏的死灰复燃让她心底升起了一团熊熊妒火。她好像听到了嫡女梦破灭的声音,不由得又暗怪那韩氏抓不住机会。
  
  沉鱼到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对凤子皓道:“哥哥这次求学可一定不要再辜负祖母和父亲的期望了,子岩书院虽说比不得云麓书院,但也是小有名号的。”
  
  听她这么一说,凤瑾元不由得瞪了姚氏一眼,只怪这女人不肯在文宣王妃跟前替子皓说句好话,不然他堂堂左相的儿子怎么可能连云麓书院都进不去?
  
  这一记目光却被凤羽珩看了个正着,她也不急着呛白,只是开口幽幽地道了句:“大哥哥也要多保重身子才是,说起来,你那一身病也是让祖母和父亲担心呢。”
  
  凤子皓那个病症一直都是凤家人心里的一个结,凤瑾元不是没找过名医,可是谁来瞧了都摇头。凤子皓子嗣艰难,这是所有大夫统一确诊了的。
  
  老太太脸色也难看起来,轻咳了两声,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又说起了沈氏回府的事:“咱们一家人除去年节的,也很少在一起热闹热闹,就借这次沈氏回府的机会吃顿团圆的饭吧。”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粉黛:“让韩氏好生养着身子,不要连个饭都没力气出来吃。”
  
  粉黛诺诺地点了点头,其余众人谁也没吱声。
  
  当初明明是凤瑾元亲口说的沈氏不会再回府,这才几日光景,就又反口了?
  
  凤瑾元也觉得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但来自襄王府的压力却大过山,他不得不这样做。
  
  到是沉鱼打开了尴尬的局面,只听她扬着细细软软的声音道:“说起团圆饭来,沉鱼到是有个主意。”
  
  “哦?”老太太很高兴这时候能有个人出来唠嗑,赶紧问她:“沉鱼有何主意?”
  
  沉鱼道:“二妹妹是府上唯一一个订了亲事的孩子,今后嫁到御王府,那可是要掌管一府中馈的。不如这次府里的团圆宴就让二妹妹试着操持一番,左右都是家里人,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咱们都不会挑捡,也给二妹妹个尝试的机会。”
  
  她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听起来又极其友爱姐妹,老太太满意地笑了起来,不住点头:“不亏是府中嫡女,沉鱼的心思就是周密,能为妹妹考虑至此,也实在是难得了。”
  
  凤瑾元也赞同沉鱼的话,便对凤羽珩道:“那阿珩你就辛苦一些,准备这个小宴吧。后日为父便会派人将你母亲接回来,也不请外人,就咱们自己家人,你掂兑着饭菜就好。不用太有压力,沉鱼说得对,都是自己家人,好了坏了谁也不会挑捡你。”
  
  凤羽珩能说什么,只能展了个笑脸,应了声:“女儿遵命。”
  
  回同生轩的路上,姚氏有些担心,“让你操持团圆宴,我怎么总觉着要出事呢?”
  
  凤羽珩笑道:“不出事就怪了。”她挽起姚氏的胳膊:“阿珩不会被她们算计进去的,娘亲且坐等看戏就好。”
  
  姚氏纵是心里有再多担忧也没办法,她的女儿是个有大主意的孩子,既然她说让看戏,那就看吧。
  
  回了自己的院子时,班走也回来了,他告诉凤羽珩:“据说沈家人去过几次普渡庵,都是偷偷见的沈氏。那沈氏如今表面上比以往和善了许多,白日里竟也会跟着姑子们一起挑水摘菜。但一到了夜里,伪装马上就会卸去,脾气依然暴躁,对那叫满喜的丫头非打既骂。”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