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88章 你们是来哭丧的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二十辆马车,加上凤羽珩这个蹭车的,一共二十一位主子,代表着二十一座府邸,这样的队伍来到盛王府门前表示要求见八皇子时,盛王府的人首先是拒绝的。
  
  但当他们看到玄天歌之后,又觉得拒绝也没有用,这位刁蛮公主什么时候容得过别人的拒绝?只要她往这儿一站,拒绝还有用吗?
  
  于是下人们无奈地将这些人都给放了进来,玄天歌拉着凤羽珩很不见外地就往里头冲,一边冲一边道:“你们都跟上跟上!京城里的这些个王府啊你们可能也不怎么熟悉,但是我都熟啊!这些地方我小时候都玩遍啦!走走,我带你们到八皇子的院儿里去,可都记好了,一会儿见了八皇子,不管他的脸坏到了什么份儿上,都不许笑啊!虽然被女人抓伤这事儿很难看,但咱们是来关心和慰问的,可不能偏了本意。”
  
  身后一众小姐们连连点头,表示自己领会今日的中心思想,然后跟着玄天歌的脚步,到是也没走多久就到了玄天墨住的那个院子。
  
  “八哥!我跟珩珩来看你啦!有没有很开心?有没有很激动?”刚迈进去一只脚,玄天歌就已经扯着脖子喊了起来。凤羽珩听着都想笑,还开心?还激动?怕是那八皇子怄得都快要吐血了吧?
  
  事实证明,凤羽珩对八皇子的了解十分到位,玄天墨此时此刻就是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他人还躺在床榻上,身上筋骨没一处不疼的,动都不想动,偏偏在这种时候听到了玄天歌那要命的声音,还说带着凤羽珩一起?他怎么听着不像来看他的,到像是来砸场子的?
  
  在下人的服侍下,他好不容易从床榻上坐起来,还没等整理好衣裳,门就被人毫不客气地大力推开,然后伴着一声娇呼,他那个被天武帝视为宝贝的堂妹就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哎哟我的八哥呀!”这是玄天歌听屋之后的开场白,原因是她看到了玄天墨被祝空山抓伤的那半边脸。“八哥你怎么成这样儿了?这不是毁容了吗?我还以为只是轻微抓伤,可现在看起来可挺严重,伤成这样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恢复如初了吧?”她一边说一边问身边的凤羽珩,“阿珩,你说这还有得治吗?”说着话,竟伸手要往玄天墨的脸上摸去。
  
  玄天墨当然不可能让她摸,赶紧就躲了开,还特别生气地说了句:“你都多大了?怎么还动手动脚的?”
  
  “多大我也是你堂妹!我关心你的伤情我都没不好意思,你一个大男人有啥可害羞的?”
  
  害羞?玄天墨差点儿没被这个词给噎死。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害羞这种字眼扯上关系了?
  
  不等他再说话呢,就听凤羽珩已经幽幽地开了口道:“很难好了,就算是肉重新长出来,肯定也要留疤。”
  
  这话说得声音挺大,足以上后头呼呼啦啦跟进来的那些小姐们都听到。就见任惜枫跟风天玉二人对视一眼,突然就大声道:“啊?好不了了?那八殿下也太可怜了呀!”
  
  “是啊是啊!以后就要成为鬼脸的丑男,就算有个皇子身份撑着,可也很难再有漂亮姑娘愿意嫁到盛王府来了吧?”
  
  “是啊!毕竟这脸太可怕了,万一夜里醒来看到,保不齐就得吓得背过气去。谁也不能因为一个盛王妃的身份而不在乎自己的小命不是!唉,八殿下真是可怜。”
  
  这二人一带头,后头那些跟着来的小姐们就像得了令一般,马上就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于是,众人顺着任惜枫二人的话往下说,那说的是五花八门,只一会儿的工夫就把个玄天墨给说得只能到乡下去娶个丑妇,委委屈屈凑合一辈子算了。甚至还有人说:“亏我以前还爱慕过八殿下,可是现在他这样子,我心里最后的一点爱慕之情也被吓没了。”
  
  玄天墨听得头大,他就想不明白了,他是男人,又不是女的,怎么?脸伤了就相当于毁了一生?谁给定的这规矩?男子汉大丈夫谁还没个小刮小碰的,怎么让这些人说得就跟他都不能活了似的?
  
  他很想辩解一番,可他一个大男人,面对二十多个女人,那感觉就像掉进了麻雀窝里,耳边就听着叽叽喳喳个没完,几次张了嘴想插言都没插进去,差点儿没把他给憋死。
  
  这些小姐们在玄天歌的带领下,对八皇子表达了“热切”的关怀,甚至还有人像模像样地抹了几滴眼泪,更有人说:“如果八皇子不嫌弃,我身边的丫头也挺懂事的,就让她委屈一些,到盛王府来做个正妃吧!”
  
  不等八皇子开品,玄天歌立即摆摆手,把话接了过来:“不行不行,我们珩珩早就说过,人人平等,不能因为丫鬟是下人,就随随便便把人家嫁出去,更何况还是嫁给一个毁了容的丑鬼……哎呀八哥,我不是有意捅你心窝子,我说错话了。但是话糙理不糙,你知道我从小说话就没个遮拦,皇伯伯都拿我没办法,你也就别生我的气了。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说,不能因为你的脸毁了,就让别人再把一个丫头也给毁了,那样对那丫头是不公平的。”说完,还扭头问了凤羽珩:“阿珩,我说的对吧!”
  
  凤羽珩都快要乐出内伤来了,这哪里来探望病人的,这分明就是个添堵小分队,八皇子的脸都快被气得发青了。
  
  不过她很乐意看到这个效果,并且十分配合地接了玄天歌的话道:“是啊!人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皇子也好丫鬟也罢,人家要是不愿意,强行婚配那就等同于强奸。”
  
  玄天墨差点儿没崩溃,强奸?他堂堂皇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去强奸个丫头?
  
  然而,今日他注定是插不上话的,屋子里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啊!你一言我一语的,他一个大男人夹在这一群麻雀中,显得是那么的不伦不类。虽说脸上被抓成这样他也懊恼,但并没觉得这是比天还大的事,可偏偏所有人都用一种同情到极致的目光看向他,那感觉就像是他没了这张脸就不能活了一样,风天玉还特地上了前来,开口道:“八殿下,我们都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被与自己有了夫妻之实的表妹给抓伤了,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就像两口子过日子,别人家的女人都是对男人唯命是从,都是男人说一不二的,可你的女人却把这个定律给打破、给调转了过来,在家里她到成了称王称霸的人,你说你得多没面子呀!这不,不但不听你的话,她居然还打你!八殿下,你放心,这事儿我们绝对不会往外说的,天知地知,你知我们知,最多也就是回家和家里人唠叨两句,不会传得整个儿大顺人尽皆知的。”
  
  玄天墨就想问问她,现在都传成这样了,还有谁不知道?怎么的,一个京城还不够闹,你们还想闹到外省去?
  
  紧接着,任惜枫也说了话,她说:“咱们也别把这事件看得太重了,男人嘛!谁身上还没个大伤小伤的,我父亲身上的伤更是数都数不清。”玄天墨刚觉得这还像句人话,结果那任惜枫马上又来了句:“不过我父亲的伤都是早些年在战场上留下来的,那是男人的功勋!可八殿下这伤却是被家里女人给挠的,这算什么?”
  
  凤羽珩想了想,说:“应该算是耻辱。”
  
  “哎呀!”玄天歌一跺脚,“可不是嘛!这就叫耻辱!不过八哥你千万不能太着急上火,咱们都不笑话你,也都挺同情你的,毕竟你受伤了嘛!要说伤在脸上,也不是完全没得治,我记得以前宫中妃嫔都吃一种叫做什么的东西去养颜的?据说还能修复受损的容貌,叫什么来着……”
  
  “紫河车。”凤羽珩提醒她,“就是女人生完孩子之后,随着孩子一起从母体中剥离的胎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八哥许是不了解紫河车的采集过程吧?那我就简单与你说说,想要用紫河车入药,那首先就得收集健康产妇的新鲜胎盘,放入清水中漂洗,剔除筋膜并挑破脐带周围的血管,挤出血液,反复漂洗数次,并轻轻揉洗至洁净为止,然后用细铁丝圈在里面绷紧,四周用线缝住,放入开水锅中煮至胎盘浮起时取出,剪去边上的羊膜,再置无烟的煤火上烘至起泡,直到质酥松即可。”
  
  她耐心地讲着,却把玄天墨给讲得几番作呕。多次想要提醒凤羽珩别再说了,可又怎么止得住,偏偏玄天歌还帮腔道:“那玩意据说刚从妇人身体里取出来的时候是血淋淋的,还带着一股子腥味儿,可是恶心呢!不过八哥,为了你的脸,妹妹我愿意为你去找找这东西。我看不如这样,为了保证紫河车的新鲜,我干脆找几个待产的妇人送到盛王府来,你们先好吃好喝供养着,保证孕妇的营养和健康,等到她们生孩子的时候直接就把紫河车给扣下,这样才新鲜热乎,八哥你看如何?”
  
  玄天墨再忍不住,俯身到床榻边沿大吐起来,惊得一众小姐们纷纷后退,同时掩住口鼻,一脸的嫌弃。
  
  凤羽珩皱着眉担忧地道:“八哥是不是被祝小姐给打出内伤来了?不然怎的还呕吐不止?八哥实在是太残了啊!你还这么年轻,那祝家小姐怎么下得去手!”
  
  她这样一说,玄天歌立马回过头来冲着一众来人把手一挥,那些小姐们就跟受过集体训练一样,竟同时抬起帕子捂上眼角,呜呜地就哭了起来。
  
  二十多个小姐一起哭,腼腆一点儿的抽泣,豪放一点的干脆就嚎啕,盛王府的下人看着这场面,突然就产生了一种他们府里要办丧事的感觉……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