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89章 跟团旅游就是省心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是女人们的哭声影响太大了,也可能是这种哭声太过悲戚,以至于盛王府的下人听了之后也忍不住跟着悲伤起来。很快地便有丫鬟跟着一起抹泪,再过一会儿,就加小厮们都开始一起哭了。
  
  除去那些会武功的侍卫没有被影响之外,其它人都哭了起来,而且越哭声儿越大,到最后,下人们干脆跪到地上,在那些小姐们的带领下高声地喊着:“八殿下!您好可怜啊!八殿下!您好惨啊!”
  
  玄天墨从呕吐到差点儿没吐血,他几乎怀疑是凤羽珩给这些人用了什么药,统治了这些人的眼泪。她们到底是来看病人的还是来哭丧的?
  
  这种哭泣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玄天歌发了话:“好了好了,别再哭了,八哥还没死呢,现在哭实在是有点儿早。把你们的眼泪都留着,等到该哭的时候再来哭吧!”说完,又看了看玄天墨,说:“八哥的脸色不太好,想来是身体太虚弱,那你好好休息吧!咱们就不多打扰了。”
  
  玄天墨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只点了点头,就盼着这些瘟神赶紧走。
  
  玄天歌到也随他的心意,很快就带着人往外走,只是一边走一边叹息着说:“唉,八哥什么都好,就是看女人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跟九哥简直没法比。我这些哥哥们啊,还真是让人操心,我想省省心都省不下来。罢了罢了,咱们再去看看五哥,将八哥的下场告诫一番,让他跟凤家那位四小姐好好相处,可别步八哥的后尘才好。”
  
  终于,人都空了,屋子里清静了,就只剩盛王府的下人们还跪在地上。人们脸上挂着泪痕,此时才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还要跪下?怎么不知不觉间就哭了起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下人们迷茫的样子,玄天墨再一次怀疑是凤羽珩给这些人下了什么奇怪的药,以至于神智都不清了。他大声喝骂这群无知下人,把刚刚憋在心里的火气都在这些下人的身上给发泄出来,最后却还是气得吐了一口血。
  
  再说玄天歌她们,说去找五皇子还真就去找了五皇子。一行人离了盛王府,浩浩荡荡地就往黎王府进发,到了之后,逮着五皇子可是好一番告诫,把八皇子吃的亏都跟五皇子分析了一遍,苦口婆心地劝他跟凤家四小姐可要好好的,千万不能让八皇子的悲剧在黎王府再次上演。
  
  同时玄天歌还道:“女人哪!不能苦着,但也不能惯着,就凤家那四小姐,五哥你要是再不严加管教,怕是她能干得出比祝家小姐还要出格的事来呢!啧啧,五哥你长得比八哥好看,你的脸可千万不能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知道了吗?妹妹是真心为你好的。”
  
  玄天歌带了头,后头那些小姐们便也跟着你一句我一句地插话,众人在黎王府足足逗留了一个多时辰,直把个五皇子给说得头昏脑涨差点儿没崩溃,她们这才告辞。
  
  凤羽珩本以为这就结束了,结果众小姐商量了一下,觉得前面两个都是负能量,一天下来面对的都是这种负面的人物实在不利于身心健康,于是她们又决定往大皇子和二皇子那里走一趟,到幸福的地方去缓缓心情。
  
  于是她就坐着玄天歌的宫车,嗑着瓜子,跟着车队一道又去了另外两座王府。
  
  这一天下来,从盛王府到黎王府,又到景王府和元王府。一切行程都有人安排,到了地方还有人接待,每到一处地方下了车之后,还非常人性化地安排大家先排队去厕所,后来到了景王府后,景王府还管了这么多人的饭。
  
  凤羽珩想,跟团儿旅游就是省心啊!
  
  可有人省心就有人费心,这费心的主要体现还是八皇子那头。为了避免这件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一再的想办法命人去闯郡主府抢出祝空山,甚至想到了用祝空人的性命做以威胁,以免得祝空山再鼓捣出来什么幺蛾子。可惜,郡主府严密得连只苍蝇都进不去,他就纳了闷了,一座都没有了主人的府邸,还守那么严干什么?而至于祝家那头,玄天墨到也不傻,知道就算威胁了也没用。祝空山恨祝家恨得八不得他们全都死了,包括对柳家也一样,所以,控制祝家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
  
  他这边还没想好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想做危机公关也无处下手,整个儿京城的人都对他恨得咬牙切齿。贫民们恨他是因为城北死了人,更可气的是,那些富人和官家也恨他。究其原因,竟是因为百草堂所有的大夫和好药都用在城北了,直接导致大夫不够用,药品也断了货,让他们没处看病没地方买药。
  
  于是,盛王府门口又成了重灾区,每天都有大量的百姓过来扔泥巴,扔雪团,甚至还有扔斧子的。吓得守门的侍卫都不敢在外头待,纷纷躲到了院子里。
  
  第三日,祝空山被凤羽珩秘密送到了刑部参审,在许竟源的审理下,祝空山把所有罪行很是圆满地推到了玄天墨的身上,而她自己则成了一个委屈的的受害人。许竟源甚至还找来宫里验人的嬷嬷来验看祝空山的身子,在得到非处子的答复之后,便又在八皇子的诉状上多加了一件罪行。
  
  而那些为元贵人做棉衣的裁缝,这些日子也在刑部里,据裁缝铺掌柜说,宫里有人自称是元贵人的丫鬟给了他们银子,要他们赶紧冬衣,还送来了很多买好的料子,但棉花就要他们自己准备。他们接了银子就准备做活,可第二天又来了个宫女,告诉他们用的棉花不需要太好,用库房里存着的陈旧物就行。每件衣裳里也不需要放太多,不够的就用废料填充,总之,要把成本给降下来。还说那些冬衣不过就是为了给牛羊取暖,差不多就行。不但说了这些话,还把昨天给的银票要回了一半去,以至于剩下的那一半就只够做成后来那样。不但用了陈旧的棉花,有很多还是收购回来的垃圾黑棉,是别人穿了好几年的破衣裳里头摘出来的。
  
  这掌柜的也说得理直气壮:“既然是给牛羊用的,那我们交上去的东西足够好了,牲口而已,又不是给人穿!”
  
  许竟源觉得人家说得没错,人家是按照给牲口用的标准来做的,谁知道取走之后却给了人。当然,他有意忽略了是按着人的身材比例裁制的这一个情节点,只把掌柜的话一五一十地记录了下来,特别强调了是元贵人命人这样做的一关键信息。
  
  经了三日的审理后,终于将这一启案体整理成折子,于第四日早朝呈给了天武帝。
  
  所有人都等着天武帝对此事的发落,但见天武帝拿着那折子看了老半天,面上各种纠结,久久拿不定主意。玄天冥眉心一皱,冲着许竟源一个眼神递过去,那许竟源立即又跪上前说:“皇上,有人证祝空山已经带到殿外,她坚持要在皇上面前将案情再次陈述,以告盛王殿下之罪!”
  
  天武帝面上纠结更甚了,听着许竟源的话,竟一直也不开口。朝臣们都等急了,就听玄天冥突然说了声:“既然人都来了,就带上来,听听也要怎么说吧!”
  
  玄天冥一发话,外头立即有人把祝空山给押了上来。天武瞪了玄天冥一眼,最终也没说什么,只冷冷地看着那祝空山跪到殿上,大声哭诉:“皇上!民女要告八皇子!求皇上为民女、为天下百姓做主啊!”
  
  随着这一声做主,祝空山以自身为出发点,把这整件事情换了另外一个角度去阐述,最终的真相就变成了“民女出生在篷州,自幼便坚持救助篷州贫苦百姓,这一点,只要到了篷州,很容易就能查明是否属实。入冬时,民女来到京城,是为了探望宫中的两位姨母,可偶然看到了城北还有那么多乞丐和贫民,便又忍不住想要去帮助他们。民女用自己带来的银两为乞丐们换冬衣、修破庙、建粥棚,又劝说很多京中相识的姐妹们一并行善,很快地就得到了城北许多百姓的拥护。这时,八皇子看出了好处,一定要让民女对外宣称这是盛王府出银子做的善事。民女寄人篱下,不得不从,想着不管是谁在做,只要做了,总归对百姓们是好的,于是也没有计较。可是八皇子从头到尾却没有出过一文钱,到是赏给了民女不少首饰,民女都当掉换了钱财,维持着城北的粥铺。民女本想着坚持到冬天过完,好歹让百姓们能吃饱穿暖,却没想到,八皇子禽兽行为日渐暴露,不但在盛王府内强占了民女的身子,他甚至联合元贵人做了黑心的冬衣冻死百姓,还在粥汤里放了毒药想要毒死更多的人!皇上明鉴,民女所言一切属实啊!”
  
  一番凄述,与许竟旦上的折子一般无二,却是跟原本玄天墨所行完全两样。祝空山看着天武帝,就觉得这位皇帝眼中有一种跟八皇子很像的神采,那么的深邃,那么的自信,也那么的不容人与之抗衡。
  
  可她今日来,却并不只是为了用嘴把这些话给说出,她也绝对不认为天武帝会听她一个小女子的证词,甚至她还想过,皇帝英明神武,这件事情只要有心去查,定会查明真相。
  
  可是那又如何呢?她来到这里,就是想要逼着天武帝发怒,逼着他头脑冲动,逼着他没有心思去详查,必须得治那八皇子的罪名。
  
  祝空山面上浮现起一层绝然之色,突然之间就起了身,猛地就往大殿边上的圆柱子上冲了过去。人们惊乎,却并没有相拦,只听祝空山一边冲一边高喊:“八皇子是个禽兽,民女以死告他之罪!”
  
  然后,“砰”地一声,祝空山成功地撞上那根柱子,血溅当场,没了声息……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