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丽妃亲自从柜子里翻出白棉布,又翻出针头线脑,躲到内殿里又开始扎起了她最擅长的巫蛊娃娃,左儿虽无可奈何,却也松了口气。
  
  丽妃扎娃娃虽说也是宫中禁忌,但总好过她去想别的招儿与那九皇子为敌。扎个娃娃,只要长宁宫的人闭口如瓶,这消息也透不到外头去。她现在到宁愿丽妃能陷入到扎娃娃的乐趣中去,在这长宁宫里好好地呆着,千万不要再跟柳采女有接触了。
  
  左儿看了丽妃一眼,心下有了决定,独自走到殿下,吩咐一院子的下人说:“以后那柳采女再过来,就把她拦在外头,不管用什么理由,哪怕硬赶也好,总之,就是不能让她进来。懂了吗?”
  
  下人们不知为何有这样的命令,但再想想,一个采女而已,亲姐妹又如何?左右从前也不亲近的,想来应该是丽妃娘娘不愿意见吧!于是纷纷点头应下,表示以后绝不会再放柳采女以及那静思宫的相关人进长宁宫的宫门。
  
  宫里头的这番折腾,外头的人肯定是不知道,刑部最近在张罗着对玄天墨的监斩,玄天冥则忙活着查抄盛王府,亲自带着人对所查抄之物做以登记,准备三日后全部充入国库。
  
  当他看到老八的家底时,不由得感叹,只道自家媳妇儿上次搜刮的还是不够狠啊!老八藏东西的地方还真是多,府里是另一条暗道又一个地窖,放的全都是财宝,眼瞅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好东西抬出来,他就觉得心疼。这些要都收入凤羽珩的空间该多好!
  
  当然,这话他晚上回府之后没敢跟凤羽珩说,甚至还告诉她:“你上次把盛王府给打劫个精光,如今抄都抄不出好东西来了。”要问为啥这样说?玩笑,就他那个财迷媳妇儿,要是知道老八还有那么多好东西,还不得连夜去搬啊!然而,东西都已经做好了登记,是要充国库的,总不能在他手里有闪失。
  
  然而,凤羽珩对他说的话却并不怎么感兴趣,她只是关心三天之后老八是不是真的会被斩首。对此,玄天冥说:“圣旨已下,三日后午时三刻刑部监斩,如果这样还有变动的话,那老头子的皇帝我看也别做了。”
  
  三日后,玄天冥亲自从皇宫的死牢里把八皇子给提了出来。冰窟一样的死牢把只在里头待了三天的人给折磨得很不像样子,因长期坐在冰面上,玄天墨的两条腿都已经僵硬,无法走路,要靠大力太监抬着担架把他给送出来。
  
  可腿是不能动,人却挺精神,在看到玄天冥之后甚至还有精神对他说:“我是输了,不过你也不见得就会赢。”
  
  玄天冥哪有心思跟他斗嘴,眼瞅着就要死去的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他亲自将人提出宫外,送进囚车,再交接给许竟源,自己却并没有跟着到刑场去。到底兄弟一场,纵是生前有大仇,他也无心亲眼看着对方被砍下头颅。于是大手一挥,带着白泽坐上宫车,回了御王府去。
  
  玄天冥是不想看着老八被砍头,可凤羽珩没他那份兄弟情啊!待他回了府后,就听周夫人道:“王妃跟着舞阳公主还有任家风家两位小姐去刑场了,说是要观刑。”
  
  观刑的地方是刑场对面的一座二层茶楼,有一处包间的窗口正好对着刑场,坐在窗边能把下头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凤羽珩、玄天歌、任惜枫还有风天玉四人就坐在桌前,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下头时辰一到提刀杀人。
  
  来上茶的小二说:“这个包间儿被人们戏称为观斩台,实不相瞒,打从三天前圣旨公布那时起,就不停的有人来订。要不是舞阳公主发了话,这包间儿还真的留不下来呢!”小二说话时一脸喜气,就像是在说一件充满阳光的事情,就好像这个包间儿是办喜事用的。可实际上,这却是一间观斩台,专门看杀人的。
  
  待小二下去,凤羽珩道:“你们说,店小二开心是因为这包间儿火爆呢?还是因为那即将要被斩之人太不得人心?”
  
  玄天歌耸耸肩:“八成都有。就老八那人缘儿,京里头至少有一多半的人都恨不能把他给掐死!”
  
  风天玉问她:“说起来,那也是你的堂哥,现在要被斩首了,你就一点儿都不觉得难受?”
  
  玄天歌想了想,道:“要说难受吧,多少也有点儿,毕竟是堂哥。不过那又能如何呢?谁让我们都出生在皇家,谁让他的心眼儿坏到那种地步。皇家就是这样,给了你多大的诱惑,你就能犯下多大的罪行,他害死过那么多的人,还一手挑起来南界的战事,就冲着这一点,他就是要给那些死去的百姓和将士们偿命的。”
  
  “是啊!”任惜枫也叹了口气道:“南界出事那些日子,我父亲没有一宿能睡得好。我曾经看到他在府中的园内舞枪,一舞就是整整一夜。后来我问他是为什么,他说他是平南将军,对南界那片土地有着很深的感情。他曾经在南界留了不少部下,可所有留在南界的部下都折在了八皇子手里。对于一名将士来说,死在战场上那是死得其所,但死在争权斗势中,却是最大的耻辱。他无处告慰那些英灵,就只盼着南界能够顺利收复,让那些死去的人也看一看古蜀大漠中的大好河山。”任惜枫说得十分伤感,说完还看向凤羽珩,很是认真地跟她说:“我父亲总想亲口跟你们说声谢谢,不只是对九殿下,还对你。可他就是拉不下来那张老脸,今日我便替他说了吧!阿珩,谢谢你们,让南界和平,让南界百姓都过上了好日子。我们平南将军府都对你跟九殿下存着深深的谢意和敬意,此番八皇子的事情一了,也算去了我父亲心头的一个大患,咱们也能松一口气了。”
  
  “是啊!都能松一口气了。”风天玉也说,“我父亲虽说是文官,但朝堂上被个八皇子给搅和得也是不像话,他每日里压下来的折子都有十几道之多,个个都是八皇子党挑拨着这事儿那事儿的。那些个政务我也不懂,我只是知道我父亲跟那左相每天都要面对大量八皇子党的挑衅找茬儿,日子过得当真是不顺。”
  
  “真的能松一口气吗?”凤羽珩却皱了眉反问,同时也道:“我这右眼皮子怎么总是一跳一跳的,总觉得要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呢?”
  
  玄天歌劝她:“你就是精神太紧张了!”说着就往下方刑场上指。
  
  此时,刑场中间,侩子手已经就位,玄天墨已经被囚车押赴到刑场外围,有官兵拖着他下了囚车,一直拖到刑场中间。由于玄天墨的腿已经无法弯曲,他整个儿人现在都是趴着的,但也不能就这么趴着行刑,于是在许竟源的安排下,有两名官差上了前来,一边一个把人给架了起来,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以便于侩子手行刑。
  
  玄天歌说:“人都这样了,刀都架到脖子上了,阿珩,你还怕什么?”
  
  凤羽珩也说不清楚自己在怕什么,总之今儿从早上醒来她的左眼皮就一直在跳。不是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么,所以她这一上午就都有点心神不宁,总觉得是要出事。可就像玄天歌说的,刀都架到脖子上了,这午时三刻眼瞅着再有一刻就要到了,还能出什么事?一定是她太敏感了。
  
  她甩甩头,表示自己会调整一下心绪,任惜枫见她状态不太好,先是帮她添了新茶,而后又主动转移话题意图分散一下凤羽珩太过集中的精力,她说:“我跟你们说个我家里的事儿吧!我那哥哥任惜涛你们都知道吧?我真是一说起这个事儿就闹心。前阵子我哥哥在街上偶然救了那吕相一事,阿珩你还记得吧!当时我哥把那左相送到了百草堂,就是吐血那回。”
  
  凤羽珩点了点头:“记得,左相胃里有息肉,我下了胃镜给他取出来做了病理,到还不是恶性的,算他命大。”
  
  “你说的这些太专业,我是听不懂,我要说的是,那次从百草堂出来之后,我哥心好啊,把吕松给送回了左相府,结果在左相府就看到了那吕家的大女儿吕萍,从此以后对那吕萍是念念不忘,三五不时地就在我面前提起,有意无意地向我打听,气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你们说,就吕家那品性的人家,我怎么能让我哥去娶他们家的女儿!”
  
  一听她说这话,玄天歌就来气了,一拍桌子道:“当然不能娶!难忘你忘了当初姚家的事?吕家的女儿嫁进姚家,给姚家丢了多大的脸!阿珩的大表哥那么好的人,生生就毁在那吕瑶的手里,简直是祸害。哎?”她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个事来,“不对呀!那吕萍上回跳到水里救姚家大夫人,不是伤了脸么?我们可都是看着的呀!都伤成那样儿了,你哥还能看得上?”
  
  “我也纳闷儿呢!”任惜枫一说起这个事就百思不解,她告诉几人:“我问过我哥,可他说那吕萍的脸并没有受伤,是完好无损的,你们说奇不奇怪?”
  
  奇怪,的确是奇怪,吕萍的脸又好了,这一点凤羽珩也并不知情,她只是在过年那会儿给吕燕看病时,发现吕萍的脸已经有所恢复,可要说完全如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难不成这世间真的有美颜去疤的良方不成?
  
  这边几人正合计着吕家的事,这时,就听窗外下方鼓声阵阵,午时三刻到了!
  
  许竟源做为监斩官,坐在上首,手中斩令已经握住,眼瞅着就要往出扔,甚至一个“斩”字都已经咬在牙缝里,马上就要迸出来。
  
  偏偏此时,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让凤羽珩觉得十分耳熟的声音,高声叫着“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