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993章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声刀下留人,凤羽珩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半个身子都探到窗外去,吓得玄天歌以为她要跳楼,赶紧从后头把人给拽了一把。
  
  就听凤羽珩说了句:“是章远!居然是章远!”她听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正是时刻都陪在天武帝身边的小太监章远。可是这太监不在宫里好好陪着老皇帝,这种时候跑刑场上来叫刀下留人,是几个意思?上演最后一秒营救吗?
  
  监斩官许竟源也想不明白这是几个意思,做为老七老九的战队成员,他真是巴不得把这八皇子赶紧给咔嚓掉,却没想到,最后关头了,任务马上就要达成了,却突然冒了个搅局的出来,偏偏还是章远。
  
  许竟源只觉一个头两个大,章远做为天武帝的近侍太监,但凡他参与的事那就表达着皇上亲自参与。直觉告诉他,这个八皇子怕是斩不成了。
  
  思绪间,章远的马已经到了近前,他顾不得从马上下来,看了一眼还活着的八皇子,眉心却皱了起来,那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庆幸这人没死,反到有点儿“难道我来早了”的意味。不但皱了眉,他还抬头看了看太阳,又瞄了一眼边儿上的日晷,好吧!来得刚刚好,他怎么就没有再慢一步呢!如果慢了一步,八皇子已经被斩,那该多好。
  
  章远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手中圣旨一扬,冲着许竟源道:“皇上有旨,八皇子一案重审,现在请许大人立即将人送回宫中,皇上要亲自召见。”
  
  许竟源从监斩台上快步下来,到了章远近前不解地问:“远公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怎么还要重审?不是已经审得很清楚了?”
  
  章远无奈地摇了摇头,“咱家也跟许大人是一个心思,可这又的确是皇上旨意。”他看了看许竟源,从马上下来,走近了些小声道:“这些日子因为八皇子的事,皇上是茶饭不进,人都瘦了一大圈儿。前儿个晚上那柳采女来了,皇上也不怎么的就见了,两人说了会子话,原本也没什么,可也不知为何,适才皇上就突然改了主意,硬是把奴才赶了出来下这道圣旨。许大人,一切等进宫见了皇上再说吧!现在你问咱家,咱家也说不清楚。”
  
  许竟源接过那道圣旨,盯着上头的玉印,内心十分复杂。偏偏这时,那八皇子玄天墨听到了二人的对话,知道了章远这道圣旨是救他的圣旨,他不由得大笑起来“看到了吧!我早就说过,我输了,你们也不会赢!只要我不死,这一切就会有一万种可能!许竟源,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下一个被押赴刑场的人,没准儿就是他!哈哈哈哈!”
  
  他笑得十分猖狂,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有峰回路转的嚣张。
  
  茶楼二层,凤羽珩的双拳死死握着,一口银牙几乎要被他咬碎了。“这样也弄不死他吗?这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她这是为什么,因为谁都不明白,谁都想不通。玄天歌也在窗口站了老半天,这时候却只能应一句:“阿珩,你的预感还真准啊!”
  
  风天玉的心思细腻些,此时扯了扯凤羽珩的衣角,轻声道:“阿珩你看,那章远是不是在找人?是找谁呢?”
  
  几人往下看去,果然看到章远正四下张望着,像是在寻找。而许竟源那头已经遵了圣旨之意,将八皇子重新押回囚车,向着皇宫的方向缓缓行去。
  
  所有来观刑的百姓情绪都十分激动,他们多半是来自城北的贫民,一个个儿的憋着股子劲儿想要看到八皇子死去,以告慰那些死去的亡魂。这事眼瞅着就要成了,却没想到半路杀了一道圣旨出来。人们很想跟章远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可章远这种身份的人,虽然身残低贱,可却是跟皇宫有着最直接的联系,想开口相问的人心里便也多了几分掂量,没有人带头,便也没有人敢问。
  
  有人自发地跟着囚车走,想要知晓这事情的最终结果,渐渐地,刑场这头的人就少了,很快便只剩下章远和打扫的官差。章远还在张望,终于在抬起头时与凤羽珩这头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就见他一跺脚,冲着凤羽珩就招手,示意她们下来。
  
  凤羽珩带着几个姐妹从茶楼出来,章远迅速迎上,看了看周围没有围观偷听的百姓,这才凑近了一步压低声音同她说:“王妃,宫里怕是出事了。”
  
  “出事?”凤羽珩心下一惊,有点儿没明白章远这话的意思,“宫里能出什么事?”八皇子一直被关押着,难不成他还能有什么余党去闯宫威胁天武帝?那不可能!玄天冥和玄天华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各方宫门绝不可能放可疑之人进去,宫内也绝无可能有八皇子余党存在。当然,除了他的生母柳采女,可区区一个采女,她能做什么?
  
  章远面色十分忧虑,他对凤羽珩说:“刚刚人多,奴才并不敢跟许大人深说什么,可事实上,皇上从昨天夜里就病倒了,还是突然就病了的。昭合殿宣了太医,没查出异样之症,只说皇上是急火攻心,需要静养。他们分析说,是因为八皇子上的皇上上了火,可这也没办法,心病没法治,只能开些缓解的药先用着。但奴才却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说到这儿,凤羽珩一摆手将他的话语给止了住,然后转头对玄天歌说:“我现在马上进宫,你去吗?”
  
  “去!”玄天歌道,“既然是皇伯伯病了,那我肯定要进宫去看看的。”
  
  她表了态,身边风天玉和任惜枫也马上表示要先回到家里,跟家中父亲说一声,这件事可大可小,做为将军和右相,她们的父亲不能不知道。
  
  凤羽珩点点头说:“那行,我坐你的宫车吧!远公公,你也一起,在路上把事情给我们再细说说。”这头安排她,她又回身对忘川道:“你速回王府给我把药箱取来。”说着,又把自己身上的腰牌摘了下来递给忘川:“如果没追上我们,就拿着我的腰牌自己进宫,往昭合殿那头寻我。玄天冥应该早就得到信儿往宫中赶了,咱们也别耽搁,马上就走。”
  
  几人说行动就行动,立时就分了开来。凤羽珩带着章远和黄泉上了玄天歌的宫车,一路往皇宫方向疾奔。章远也在车上对她们说出了自己的分析:“要说皇上因为八皇子的事情上了火,那是肯定的。但依奴才这么些年对皇上的了解,他就是上火也不至于上到这个份儿上。再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伤心得病倒了,也不至于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非得下这样一道圣旨来。”
  
  “皇伯伯到底为何下旨?”玄天歌拧着眉问,“刚刚你说皇上见了柳采女?可是柳采女求了什么?”
  
  章远摇头,“皇上是见过柳采女,原本是不想见的,但后来又觉得柳采女马上就要没了儿子,心里同情,这才见了一面。当时奴才也在场,柳采女是求了皇上再给八皇子一次机会,被皇上拒绝之后她也只是哭了一场,没别的出奇举动了。可就在今儿头午,他也不怎么的,突然就像魔怔了似的,一下子从龙榻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奴才就说,小远子,快去拟旨,让刑部放人!朕不能杀了自己的儿子,朕不能让老八就这么死了,他是朕的儿子呀!”他学着天武帝的样子,声情并茂。“当时奴才都听糊涂了,哪有说都这时候了还要放人的?皇上跟八皇子的感情也没有这么深厚啊!可皇上的表现……还是像奴才说得那样,就像魔怔了一般,掐着奴才的脖子就要求拟旨。奴才没办法,皇命不得不从,这才有了今日刀上留人之事。”
  
  “这么说,这个决定是父皇突然之间下的?”凤羽珩听出些门道,“而且你说,在下这旨意之前,他像是魔魔怔怔的,也就是说,意识并不是十分清醒,至少跟平日里的状态是不同的?”
  
  章远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说句大不敬的话,奴才在听到皇上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皇上是不是疯了?还是做梦被梦给魇住了?这不是他的一惯作风啊!”
  
  的确,天武向来做事利落洒脱,纵是对儿子之间相互争位陷害这种事情上处理得有些优柔寡断,可也不至于做出今日这种事来。“物非所常即为妖,父皇怕不只是病了这么简单,这里头肯定还有些别的猫腻。”
  
  章远急得头上都冒了汗,“王妃,猫不猫腻的,奴才一个小太监,也弄不明白。奴才就是想知道,皇上的身体不会有什么事吧?”他从小就跟着天武帝,虽然那时候还有御王府那位老太监,可他二人是师徒,老太监那时候也是带着他的。章远什么都不怕,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天武帝出个什么闪失,这老皇帝要是不在了,他该怎么活?一想到这儿,竟急得哭了起来。
  
  玄天歌气得抬腿踹他:“你哭什么?有事就解决事情,哭顶个什么用?”说完,又看向凤羽珩,“阿珩,这事儿你怎么看?”
  
  凤羽珩摇摇头,“不知道,现在还不知道,一切都得等进了宫见到父皇之后才能下结论。只是这事情怕是不简单,八皇子大难不死,一旦重新得了势,怕是对我们不利。”
  
  “我是真担心皇伯伯的病。”玄天歌也急得直搓手,不停地念叨着:“老天保佑,一定要让皇伯伯好好的,可千万不能出差子啊!”
  
  风羽珩微闭了双目,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匆匆而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