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二十七章 茶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群中的周聪,此时正茫然四顾,他刚才好像看见文珍了,可这眨眼间又没了,难道刚刚是幻觉。
  
  甩了甩头,周聪心里有些惆怅,文珍脸上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若是好了,爹娘说不定就不会反对这门亲事了。
  
  她在舅舅家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虽然听说她舅舅对她挺好的,可做客和寄人篱下毕竟不一样。
  
  许清妍和胡文珍到得迎宾楼时,许光华和曹氏他们还没到,两个先进了包间,小二奉上茶水,胡文珍心不在焉的端了一杯,脑中还在想着方才的事。
  
  “姐,你刚刚看见谁了?”许清妍突然问道。
  
  “周聪。”胡文珍乍然之下,脱口而出。
  
  等回过神来,脸色通红道:“不是,我.......”
  
  见许清妍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胡文珍低头默然不语。
  
  “姐,你对周聪是不是.......”
  
  “别说了,我跟他不可能了,再纠缠下去,对谁都没好处。”胡文珍打断许清妍还未出口的话。
  
  面对逃避的表姐,许清妍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感情之事.....
  
  就在姐妹二人沉默之时,许光华他们回来了,胡氏她们手里拿着不少东西,看来此次收获不小。
  
  他们回来了,也到了吃饭的时间,许清妍点了十个菜,俱是迎宾楼的招牌菜,虽然有点小贵,但一家人难得出来聚餐,贵点就贵点吧。
  
  饭后,许清妍带曹氏去了茶楼听戏,老人家都爱听戏,而且现今的娱乐很少,听戏对百姓来说是一大乐趣。
  
  许清妍前世也是个戏曲爱好者,各大戏种她都有涉猎,如今戏台上唱的,却是她从未听过的曲调,不过倒也婉转动人。
  
  茶楼共有三层,一楼大厅,设有十张桌子,桌子周围多出来的空地,放了不少凳子,此时那里已经坐满了人。
  
  一张桌子五百文,楼上的包间,一间房二两银子,许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在大厅,既省钱又有气氛。
  
  此时十桌,三桌已满,许清妍一家十口人,占了两张桌子,桌上有一壶沏好的茶和一碟糕点,许清妍不善品茶,吃不出是什么茶,点心味道不错。
  
  台上的戏子身段一流,挥袖转身间颇有韵味,台上唱的是段爱情故事,许清妍听了,觉得不如前世她听过的动人心弦,不过唱段倒是不错。
  
  “哎,听说了吗,城东杂货铺刘家的姑娘死了?”
  
  许清妍正听得有味,就听见左边第一桌的传来的话,此时茶楼里戏正好,若不是她听力超群,这句话是绝听不到的。
  
  “听说是被人奸杀的,可怜哦,查出凶手了吗?”那人的语气里满是唏嘘。
  
  “查到了,听说跟吴大人好像是亲戚。”
  
  “跟吴大人有亲,凶手怕是难伏法喽!”
  
  “不一定吧,吴大人应该会秉公办理的”那人虽是这样说着,但语气却不够坚定,若是旁得还好,可凶手是大人的亲戚就.....
  
  “我听说,吴大人是想法办,只是凶手的娘于吴大人有恩,挟恩让吴大人放了凶手呢。”
  
  “你这消息是从哪听来的?”那人不信,觉得吴大人再公正廉明,涉及到亲戚肯定也会徇私。
  
  “我有亲戚到县衙当差,他说那人的娘于吴大人好像有抚养之恩。”
  
  “有抚养之恩!那就更不可能秉公办理,可怜了张老汉夫妻就这么一个独女,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
  
  “可不是,听说老两口现在还跪在县衙门口,求吴大人严惩凶手呢。”
  
  许清妍听了挑了挑眉,这件事确实难办,吴大人不管怎么处理,都是恩义难两全,一边是抚养之恩,一边是律法典刑。
  
  不过这事也轮不到她操心,把视线转回戏台,花旦的身段照样吸引人,可是许清妍却看不进去了。
  
  曲终人散,许家女人们站起身来时,皆是眼眶通红,男人们倒是正常,自古这种爱情戏码能感动的也就是女人了。
  
  次日,许清妍跟着许光华去了观前山,那座庄子虽然破败,但五百亩良田总不能就那么荒废了,所以今天他们要去观前山把房子盖起来。
  
  然后才好买人打理庄子,现在要是买人过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观前山离背山村太远,所以盖房的人必须从庄子附近找,他们把工钱开高一些,也不用管吃食和住宿。
  
  到了观前山,许光华找人打听这附近谁建房的手艺好,打听了好几个人,都说田坳村的陆光手艺最好。
  
  父女二人又一路寻去田坳村,来到田坳村却发现离庄子不远,路程不过三里,不过这番一耽搁,父女二人赶到时,都快正午了。
  
  家家户户炊烟正起,找路边的孩童打听陆光家在哪,那孩童指向村头的一座房子。
  
  那座房子看上去很新,而且又高,在这座村落里很是显明,父女二人刚刚经过时还以为那是村长家。
  
  见错过了,父女二人又返身回去,刚要敲门,就见大门开了,一个老婆子一脸慌张的从门内出来,后面追来一个妇人。
  
  “刘大娘,你别走啊,我媳妇还没生下呢,您可得留下帮忙啊。”
  
  婆子摆手道:“老婆子实在没办法了,你儿媳妇是难产,而且是双胎,老婆子无能为力,你们还是去县城请大夫吧。”
  
  妇人拉着婆子的衣服道:“那大娘也别走啊,我儿已经请大夫去了,大夫没来之前,您可得留下来啊。”
  
  婆子一脸为难道:“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能做的我都做了,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你还是让我走吧。”
  
  陆家媳妇怕是不行了,她接生多年,这样的事见过不少,但是一尸三命的还是头一次见。
  
  刘婆子挣开了妇人抓着她的手,急急的走了。
  
  妇人见刘婆子走了,眼露凄惶,看着站在门前的许清妍父女,刚要问他们来干什么,就听到里面娟娘的痛呼声断了,连忙返身跑了进去,着急之下院门也没关。
  
  “阿妍,我们改天再来吧.....”
  
  听见婆子和妇人的对话,许光华叹息了一声,女人生孩子自来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这家媳妇的样子显然是....
  
  这时候实在不适合谈事。
  
  许清妍没回答,捏了捏腰间的大荷包,反拉着许光华从半掩的院门进去了。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