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怀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门不远处的张家面馆,此时坐了不少人,随着天气逐渐变凉,面馆的生意越发好了起来。
  
  “老板,来三碗肉丝面。”许光华大声道。
  
  “不,来四碗。”许清妍追加了一碗,饿了一天,她现在觉得就是十碗面放在她面前,她也能吃下去。
  
  面端上来后,父女两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一碗吃完,继续埋头第二碗。
  
  “哎,你说,张家的那案子,县令大人会如何判,张老汉能不能讨回公道?”
  
  正在吃面的许清妍听见这话,连忙竖起耳朵。
  
  “谁知道呢,不过这事现在闹在全县皆知,吴大人应该压力很大吧。”
  
  “可不是,一边是恩情,一边是律法,两难啊,不过我倒是希望吴大人能秉公办理。”身穿布衣的男子说道。
  
  做为百姓来说,当然希望父母官公正廉明,虽然官员包庇自家人是常有的事,但他们还是期待吴大人不一样,期待他能真正的为民做主,为民伸冤。
  
  没想到不过一天时间,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了,到了全县皆知的地步。
  
  许清妍也想知道吴大人最后会如何做,是秉公办理,铁面无私,还是徇私枉法,包庇凶手。
  
  她的内心其实也是希望吴大人能铁面无私的,要不然她心目中好官形象就要崩了。
  
  县衙后院,吴丰看着站在院中的堂嫂,一脸无奈,吴元奸杀民女,按律当斩,可堂嫂以昔日恩情,要挟他放人,并且扬言若是吴元死了,她就一头碰死在大堂。
  
  少时爹早逝,家里穷苦,这位堂嫂确实帮衬他们母子良多,这份恩情得记,可张老汉夫妻痛失爱女,想到讨个公道也没错,错就错在,办这件事的是他。
  
  吴元这个侄子,因为家里条件好,自小就比较混,原以为长大了性子会收敛些,谁知今日竟然敢做下这等丧尽天良的事。
  
  他这样的性子,何偿不是堂哥堂嫂宠出来的。
  
  “大嫂,吴元奸杀张巧儿,证据确凿,按律当斩,本官身为县令,万不能包庇于他,寒溪县百姓之心,这件事,还请大嫂谅解。”
  
  林氏恨声道:“那你就能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样帮你们母子的,若是没有我的接济,你们母子还能活到今天,你还能考中进土,当上这个县令。”
  
  林氏心里恨得不行,虽然当初接济吴丰母子,是存了私心,吴丰自小头脑聪明会读书,她便想着,现在接济他,日后他若是出人头地,凭着今日的恩情,日后能沾不少光。
  
  想不到的是,吴丰虽然当了官,可却是个两袖清风的官,而且还是很方正的性了,让她一点光都没沾上。
  
  如今她的儿子吴元犯了案子,当知道犯在溪县的时候,她还曾舒了口气,因为那里的县令吴丰,以前受了她的恩,凭昔日的恩情,捞出元儿应该不是问题。
  
  可没想到,吴丰态度如此坚决,竟然一力要斩她儿子,这让她怎能不恨。
  
  “大嫂的恩情,我自然记得,只是一码归一码,吴元杀害张巧儿,本官怎能为私情而不替死者伸冤。”
  
  见吴丰油盐不尽,林氏放软声哀求道:“大人若还记得我从前相助之情,就请饶元儿一命吧,我就这一个儿子,若他死了,我以后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啊。”
  
  “堂嫂不必难过,养老之事,本官担了。”
  
  林氏:“”
  
  她说这话,不是为的这个好不好。
  
  见来软的也没用,林氏冷着张脸道:“反正我话放这了,你若执意要斩元儿,我就一头撞死在县衙门口,不过死之前,我一定要找人好好说道说道,说说你吴丰是如何的忘恩负义。”
  
  吴丰闻言一滞,带累官声他不怕,只是犯罪的是吴元,若是林氏碰死在衙前
  
  到底当年受了这位堂嫂的恩惠,怎能忍心她无辜丧命!
  
  吴丰一时进退两难,张家夫妻日日都要来衙门口跪求他主持公道,这边堂嫂又是如此
  
  许清妍吃完面条,正要和许光华离开,就见前方吴天佑带着两个小厮正往这边来,见着许清妍,吴天佑眼睛一亮
  
  “许清妍,你这是去哪,我找你有事,我们去茶楼喝一杯如何?”、
  
  这许清妍回头看了一眼许光华,他们父女一夜未归,家人还提着心呢。
  
  许光华也不想女儿跟这个小子独处,“大公子有话就在这说吧,我们还赶着回家呢。”
  
  吴天佑扫了一眼四周,“这里说话不方便,许姑娘,我当真有事找你。”
  
  呵,从许清妍变成许姑娘了,变得倒快,见他脸上急色不似作伪,许清妍猜到可能跟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案子有关。
  
  对于这件事,她也很好奇,“爹,要不你先回去跟奶奶他们报个信吧,我去听听大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许光华闻言只好作罢,想到阿妍那身功夫,应该吃不了亏。
  
  见她爹驾着马车出了城门,许清妍跟着吴天佑去了最近的茶楼。
  
  包间里,许清妍端着一杯茶,轻抿一口问道:“大公子找有我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此时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吴天佑直言道:“张巧儿的案子,你听说了吧?”
  
  许清妍点点头:“嗯,听说了。”
  
  “凶手是我爹的堂侄,我爹虽然有心让他伏法,但我堂伯娘如今正在府衙,对我爹以死相逼,要求我爹往开一面。”
  
  许清妍挑了挑眉,“大公子找我就了为了跟我说这事?”
  
  吴天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天显字跟你有关吧。”
  
  “咳,咳”许清妍被茶水呛了一下,“大公子真会说笑,那件事怎么可能跟我有关,我哪有那本事。”
  
  许清妍心头一凛,吴天佑为什么会把这个跟她联系起来,是她哪里暴露了吗?
  
  虽然许清妍不承认,但她刚刚的反应,吴天佑全看在眼里,这丫头身上秘密不少!
  
  那一身莫测的制药之术,就很让人怀疑,她说是先祖传下的,那为什么许家其他人都不会,只有她会,若说是她比较有天分,可许家人连个皮毛都不懂。
  
  据他所知,先前的许家可是一贫如洗,若当真是先祖传下,他们一家怎么也不会混到那种境地。
  
  而且天显字之事,来得太过巧合,瓜铺开张当天,就出现了这样的事,种种迹象,不得不让人深思。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