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当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辰时,许清妍挤到了戏台前,城中有三处地方设有戏台,她选城西,只因这里人多,且多是底层老百姓,她想知道他们听完后,有何想法。
  
  戏台上身着包公服的人已经出场了,许清妍不再多想,专心听戏。
  
  “恨包勉他初为官贪赃罔上,在长亭铜铡下丧命身亡。命王朝下书信合肥县往,嫂娘亲闻凶信定要悲伤。”
  
  随后拄着拐杖的吴妙贞出场了:
  
  “见包拯怒火满胸膛,骂声忘恩负义郎。
  
  我命包勉长亭往,与你饯行表衷肠。
  
  谁知道你把那良心丧,害死我儿在异乡。
  
  有何脸面你活在世上,快与我儿把命偿。”
  
  许清妍再次听到这出戏,心里感触良多,不知不觉间沉浸了进去。
  
  吴天佑见几处戏台皆开唱了,便也打算坐下来听上一出。
  
  看着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的戏台,吴天佑想换个地方,可城东和城南离此有些远,走了一早上,他也累得不行了,实在不愿走了。
  
  正当他踌躇间,只听得人群中爆发一阵叫好声,显然里面正唱得精彩,
  
  吴天佑再顾不得,当下往从群中挤去,人群对于这个硬挤之人,少不了喝骂,吴天佑只当没听见,一溜烟的挤了进去。
  
  挤进去,一眼便看着坐在最前头的许清妍,吴天佑连忙挤了过去,顿时又招来不少喝骂。
  
  许清妍此时看戏看得正入神,一时竟没发现吴天佑过来了。
  
  包拯:“嫂娘年迈如霜降,远路奔波到赤桑,
  
  包勉他初任萧山县,贪脏枉法似虎狼。
  
  小弟居官法执掌,岂能做事负君王。
  
  叔侄之情何曾忘,怎奈这王法条条……”
  
  吴妙贞:“你昧了天良,国法今在你手掌,从轻发落又何妨。”
  
  包拯:“弟也曾前思又后想,徇私舞弊犯王章”
  
  吴妙贞:“手摸胸膛你想一想,我是包勉他的娘。”
  
  包拯:“还望嫂娘多体谅,按律严惩法制申张。”
  
  这边戏正**,城东林氏坐在戏台前,心中直冒火,今日一早,吴丰说她好不容易来一趟溪县,要请她听戏。
  
  她虽然觉得这个时候请她听戏很不对,但奈不过县令夫人的软硬兼施,只得来了。
  
  如今听了戏,她知道吴丰在打什么主意了,这戏里的唱的跟她的事的何其相像,戏里的包大人已经把包勉给斩了,吴丰请她听戏,莫不是想告诉她,她的元儿,也必斩无疑。
  
  林氏心里直冷笑,难不成他以为让她听出戏,她就能坐视亲儿被斩,真是做梦。
  
  吴丰此时也混在人群中,听着戏文,既佩服戏文里包大人的决断,又对他自己鄙视不已,吴元犯罪是事实,他怎能因为林氏对他有恩,就一直托着。
  
  许清妍没想到,她为百姓安排的戏,竟然让吴县令大受感触,决定不管林氏如何要挟,明日必斩吴元。
  
  “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金石言永不忘铭记心旁。
  
  前辈的忠良臣人人敬仰,哪有个徇私情卖法贪赃。
  
  到如今我坐开封国法执掌,杀赃官除恶霸伸雪冤枉。
  
  未正人先正已人已一样,责己宽责人严怎算得国家栋梁。
  
  小包勉犯王法岂能轻放,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压民,败坏纪纲我难对嫂娘”
  
  随着包拯这一段唱完,人群中陡然爆发一阵叫好声:
  
  “好,唱得好。”
  
  “包大人铁面无私,包勉当斩。”
  
  一人带头,百姓皆附和起来,林氏面色一白,这些人都觉得包勉该死,是不是也觉得她的元儿该死。
  
  戏已落幕,听着周围百姓皆对包大人赞不绝口,都说他铁面无私,不失为一代好官。
  
  许清妍发现竟然没有一人说包大人此举不对。明明前世好多人都对此有异议的,为什么周朝的百姓却意见却如此的一致。
  
  许清妍不知道,周朝不比前世,周朝的官员九成以上都是贪官污吏,欺压百姓的不在少数,所以大家对清官渴望自然胜过前世。
  
  戏里包大人就是他们心目中最好的官,对于包大人大公无私的作法,没人有异议。
  
  若有异议,岂不是赞同官员徇私舞弊。
  
  得知下午还有一场,百姓纷纷说下午还要再听一遍。
  
  一天接连两场戏,把百姓的充分调动了起来,大家看完赤桑镇,皆联想到了前不久发生的张巧儿案,凶手可不就是县令大人的亲戚么。
  
  包大人能铁面无私立斩包勉,不知县令大人能不能立斩吴元。
  
  有人提议,去县衙门前请愿,让吴大人立斩凶手,还张巧儿一个公道。
  
  只是还没等他们行动,便听得衙差沿街唱报:“明日午时三刻,吴元伏刑。”
  
  人群顿时叫好,这代表着吴大人也如同戏文里的包大人一样,要大义灭亲了。
  
  做为溪县百姓,他们也摊上了一位青天父母官。
  
  次日,刑场,吴丰看着桌案上燃起的香,只等这柱香烧完,午时三刻一到,便要行刑斩吴元。
  
  张老汉夫妻,正站在刑场外,死死的盯着刑台上的吴元,就是这个贼子害了巧儿,害得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今日这贼子人头落地,他们得睁大眼睛看着。
  
  林氏此时正抱着吴元哭得撕心裂肺,“娘,你不是说,吴丰看在你的面上会放了我么,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娘你救救我,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元儿啊,娘也没想到,吴丰竟然如此绝情,早知道,当初娘就不该帮他们母子,让他们早死早投胎,如今带累我儿丢命,是娘错了....”
  
  听了林氏的话,吴元连连摇头道:“娘,你再求求他,你再求求他,让他放了我,爹死了,你可只有我一个儿子,我若死了,你以后就没人送终了。”
  
  闻言林氏哭得更凶:“娘求了,娘求了,可是吴丰他依旧不肯放过你,是娘没用,是娘没用啊.....”
  
  台上,吴丰看香就快燃尽,吩咐衙差道:“把林氏拉开。”两个衙差应声而去。
  
  林氏挣扎着被衙差拉开,想到儿子就要死了,朝着吴丰厉声道:“吴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当初那么帮你们母子,你今日恩将仇报,要斩我儿,老天爷有眼,怎么不降道雷劈死你。
  
  围观百姓听了林氏这话,再看她那狼狈样,心里又起了一丝同情。
  
  有妇人见状心软道:“其实林氏也挺可怜的,吴元死了,她就没人送终了。”
  
  有人听不过去,反驳道:“照你这么说,吴元不该死,那张巧儿呢,她又做错了什么,张老汉夫妻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可怜了。”
  
  那妇人见有人反驳,也不再吭声,她并不是觉得吴元不该死,只是同为母亲觉得林氏有些可怜罢了。
  
  那边林氏还在那跳脚大骂吴丰,“你这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天爷怎么不劈死你,怎么不劈死你....”
  
  若是眼神能杀人,吴丰此时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只是她话音刚落,便见天空突然显出四个字
  
  “吴元当诛”
  
  林氏见了只觉一股腥甜涌了上来,当场晕了过去。
  
  吴丰没管林氏,见香已燃尽,手中令牌一掷,“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