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三十七章 陆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开智符没用,不应该啊,仙书里的符她制过很多,从未失效过,而且都是精品啊。
  
  为什么开智符不行,原因在哪?一定是她那里弄错了。
  
  余光扫到鸡圈里正咕咕叫的锦鸡,不死心的她把剩下的半碗符水端了过去。
  
  鸡窝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看着掉落一地的鸡毛,许清妍无奈,不用灵气,她竟然连只鸡都抓不住,真是太没用了。
  
  神识扫过四周,见周围没人,许清妍一个定身术下去,几只鸡就被定住了。
  
  抓过那只锦鸡,许清妍撤了法术,把符水给鸡灌下去。
  
  “咕咕....”锦鸡一个劲的挣扎。
  
  半响过,看着鸡吃了十来口,许清妍才把它放开,见它劫后余生般的跑进鸡窝。
  
  许清妍很无语。
  
  又过了半响,见那只鸡依旧躲在鸡窝里,丝毫没有要出来的意向,许清妍心里已有了答案,有些失望。
  
  不过开智符的失效没有让她放弃,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她一定要弄清楚是什么原因。
  
  马用了,鸡用了,都无效,应该不是种族的问题。
  
  盯着剩下的符水,许清妍灵光一闪,会不会是份量不够,或是时间不够。
  
  开智符这种前逆天的东西,应该不是一夕之间就能看到成效的,所以她打算以后每天喂一次,坚持一个月后再看效果。
  
  县城,一辆马车正往百草堂驶去,车夫一脸焦急,好像有急事,但又不得不把马车赶慢些。
  
  刘妈妈看着自家小姐皱起的一张脸,忙朝着车外问道:“离医馆还有多远?
  
  车夫忙道:“快了,快了,应该就在前面路口。”
  
  听了车夫的道,刘妈妈握住陆慧的手道:“小姐,你放心,医馆马上就到了,小少爷不会有事的。”
  
  陆慧摸着隐隐发痛的肚子,极力压下心头的恐慌。
  
  “刘妈妈,百草堂到了。”
  
  听到车夫的话,刘妈妈连忙把陆慧扶了下去,老大夫摸了摸脉象,眉头皱了起来,此乃滑脉。
  
  看大夫皱起的眉头,刘妈妈就知道不好,有些紧张道:“大夫,怎么样?”
  
  “这位夫人奔波劳累动了胎气,肚子里的孩子本就不足三月,如今怕是.....”老大夫摇了摇头。
  
  陆慧身子晃了晃,她的孩子,她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想到这,陆慧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大夫,还有没别的办法,这位可是定远候夫人,你若是能保住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候府不会亏待你们的。”
  
  王简听了刘妈妈的话,心里一突,治好被候府赏赐他不敢想,他现在考虑的是,若是没治好,百草堂会不会被牵连。
  
  虽然百草堂的后台是县令大人,可是在候府面前.....
  
  “老夫先开一副安胎药试试吧,若是无效.....”老大夫叹了口气。
  
  刘妈妈虽然心急如焚,可眼下也没更好的办法,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听过了,百草堂是这个县城最好的医馆,若是他们也没办法的话,那小姐.....
  
  新城离此有六十里路,小姐情况明显不宜再奔波劳累。
  
  陆慧坐在大堂特意为病人设的椅子上,眼里恨意深重。
  
  她十六岁嫁进候府,原本在世人看来的好亲事,不过一年,见她无所出,她的夫君定远候便一个个的抬妾侍,这也就罢了,可几个月前他竟然有意要娶平妻,
  
  祖母突然逝世,她回来奔丧,她的夫君不但不陪同,也不准她回来。
  
  可她自小在祖母跟前长大,怎么忍心不送她最后一程,所以跟候爷大吵一架之后,她带着刘妈妈和仆从回了青城奔丧。
  
  祖母下葬之后,她紧崩的那根神经一松,晕倒了,
  
  谁知大夫把脉之后竟然说她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有多高兴,盼了四年总算盼来了自己的亲骨肉。
  
  想到候爷会娶平妻的事,陆慧在娘家也待不住,连忙叫人备马回京,她一定要赶在候爷娶平妻前赶回去,否则万一那贱人生下孩子,嫡长的名份....
  
  没想到才走了两天,她的身体就支持不住了,想到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就要离她远去,陆慧心痛的喘不得气来。
  
  “小姐,安胎药熬好了,趁热喝了吧。”
  
  陆慧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她现在不想别的,只求保住孩子,至于沈关娶不娶平妻,她也不在乎了。
  
  热气腾腾的安胎药喝完,陆慧靠在椅背上歇息,手一直抚在还未隆起的小腹上,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孩子平安无事。
  
  一个时辰后,老大夫再次给她把脉,情况却并不乐观。
  
  安胎药起的效果微乎其微,看似有了好转,但脉象忽沉忽浮,他也拿不定。
  
  “大夫,如何,我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住?”
  
  老大夫沉吟了片刻摇头道:“不好说,夫人的脉象时沉时浮,实在是吉凶难料啊。”
  
  陆慧闻言,心中一颤,但却仍然抱有一丝希望。
  
  看着陆慧一脸黯然的摸着肚子,王简叹了口气,安胎药起不了效果,候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怕是......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连累百草堂。
  
  摇头往后院而去,路过柜台时,余光扫柜台上的药瓶,“止血药”,王简突然眼中一亮,许家!
  
  许家的止痛符和止血药皆有奇效,说不定也有安胎方面的秘方,他要不要告诉这位夫人呢?
  
  想了想,王简决定还是他先去许家探一探口风吧,若是有最好,若是没有,也省得许家牵连进去。
  
  许清妍不知道王掌柜要来找她,此时她正在李家跟李小寒学女红呢。
  
  “哎呀,痛死我了,怎么老是扎手,不学了。”
  
  许清妍的手指被针刺了好几下,一气之下把手中的衣服往床上一扔。
  
  “哎呀,笨死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针要这样拿才不会扎着自己。”李小寒说完又给许清妍示范了一遍怎样拿针。
  
  “什么嘛,我刚刚明明就是这样拿的,还是扎着了,不学了,不学了。”许清妍嘟囔道。
  
  想到她无聊之下,一时兴起,跑来找小寒学针线,真是昏了头了。
  
  李小寒鄙视道:“是谁说自己聪明绝顶,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还说区区女红不在话下的,怎么,现在想自打嘴巴。”
  
  许清妍一噎,在李小寒鄙视的目光中,悲愤的再次拿起床上的衣服。
  
  “是不是这样拿的?”
  
  李小寒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你记着,针扎下去的时候,你另外一只手往旁边移一些,就不会扎着了,别笨得手指不知道挪地。”
  
  “什么嘛,我明明挪了的。”
  
  在李小寒不耐其烦的教导下,一个时辰后,那件裂了条缝的衣服总算缝好了。
  
  许清妍一脸兴奋的拿着衣服往李小寒面前凑:“小寒,你看,你看,我缝好了。”
  
  李小寒看着那弯弯纽纽的针脚,丑到极致的针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看许清妍满脸写着快夸我吧的样子,实在不愿打击她,也怕一打击这丫头又放弃了,只好违心的道:“不错,继续努力。”
  
  许清妍听了这话,顿时扬起笑脸:“我说了吧,这世上就没有我学不会的东西。”
  
  李小寒暗暗翻了个白眼,“哼,一个连火都不会烧的人,还有脸说。”
  
  许清妍不服气道“你等着,我回去就学,下次亲自烧给你看。”
  
  见李小寒撇嘴,许清妍又凑过去道:“小寒,这件衣服可是我第一次拿针线,你可得保管好了,不许扔了啊,就算你以后有很多新衣服,这件也不许扔。”
  
  李小寒无奈点头,缝得这么丑,还不许她扔,好在她现在也不缺这一件衣服。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