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七十五章 途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晃悠悠的马车走了半天,许清妍颠簸中估算路程,大概走出了四五十里。
  
  想到家里人没等到他们回去,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了?
  
  可眼下她又不知道怎么通知他们。
  
  “大胡子,咱们晚上是吃干粮,宿在野外,还是找个地方投宿。”
  
  “车里有货,投宿多危险,还是在野外将就一下吧。”大胡子谨慎道。
  
  矮个男没有反驳,虽然他想找个地投宿,少受罪,但大胡子说的也不会没有道理。
  
  见天色逐渐暗淡,大胡子和矮个男找个了小林子,把车停下。
  
  荒郊野外的,不大的林子到处都有,大胡子和矮个男找的林子很小,是一看就藏不了野兽的那种。
  
  两人把马车赶下官道,把僵绳系在一颗上,两人跳下车沿,趁着还有些亮光,赶紧进林子捡柴。
  
  此时天气咋暖还寒,夜晚露宿野外若是不生火取暖,冻死都有可能。
  
  此时许清妍正闭着眼睛低声咒骂,这么冷的天,马车上又没被子,她有灵气护体无所谓,但许清俊和许清文两个孩子,冻一夜命都得去半条。
  
  更可气的是,那两个家伙竟然都没想起来给他们些吃的。
  
  正在她怨念非常的时候,矮个男和大胡子一人抱着一小捆枯枝出来了。
  
  矮个男从怀里掏出火折子,一边点头,一边问道:“车里的人怎么办,要不要弄醒,给他们喂点干粮。”
  
  许清妍听到这里,精神一振,有戏。
  
  可大胡子说的话,却给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不用,现在药效还没过去,他们昏迷了不会觉得饿的,再说一顿不吃,也饿不死人。”
  
  许清妍听了这话,真想问候他祖宗,是饿不死人,但也会饿得很难受好不好。
  
  听了他们的话,许清妍知道指望他们给吃的是不行了,想要填饱肚子还得靠自己。
  
  见许清文和许清俊两个正一手捂着肚子,一边盯着她。
  
  许清妍只得凑近他们道:“你们先忍忍,等他们睡过去了,我去给你们找吃的。”
  
  两人无言的点了点头。
  
  一个时辰后,外面两人吃完干粮,留下矮个男守着他们,大胡子举着火把进林子找干柴去了。
  
  没多久,那人便抱出一大捧枯枝来。
  
  往火堆里添了几根柴,大胡子对矮个男道:“你守前半夜,我先眯会,后半夜我再换你。”
  
  不等矮个男回应,大胡子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靠着一根不算粗壮的树合上了眼。
  
  矮个男嘴一撇有些不愤,凭什么他守前半夜,他也很困的好不好。
  
  无奈大胡子人高马大,武力比他高,他们两人一组做任务,自来都是以他为主。
  
  看着已经合眼睡觉的某人,矮个男想了想起身往马车处走去。
  
  许清妍见状,连忙给两小的使了个眼色。
  
  两人收到示意,当即配合的闭上眼睛,装晕。
  
  矮个男掀开车帘,见里面的人都没醒,而且连姿势都没变,矮个男眼睛一转,放下帘子,重新坐到篝火边。
  
  看了眼睡着正熟的大胡子,矮个男打了个哈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往身后的树上一靠也合上了眼。
  
  马车里的人暂时还不会醒,眯一会儿应该没事。
  
  许清妍见他们都睡了,也没急着下车,而是又等了半刻钟,等他们彻底睡熟后,这才朝两小的打个了眼色。
  
  只见她轻手轻脚的摸下了车,然后从随身包里掏出一瓶失觉符。
  
  此时空寂的夜色里,两道呼噜声此起彼伏。
  
  许清妍拿着瓶子慢慢凑近他们,待走到他们面前进,轻轻拨开瓶塞,把瓶口凑到他们鼻下。
  
  给他们闻了几闻,感觉他们呼吸越发轻缓,许清妍看了一眼脚下,脚尖一碾。
  
  “嘎吱”一声,枯枝被她一脚踩断,在空旷又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大声。
  
  见矮个男和大胡子毫无所觉,许清妍知道成了。
  
  失觉符是她前不久研制的,此符功效就像名字一样能令人昏迷无知无觉。其是也算是一种迷药。
  
  为了保险,她又哼了两声,见两人依旧没反应,这才跑向马车。
  
  “他们已经睡过去了,我去林子打只野鸡,你们是在车上等我,还是跟我一起去?”
  
  “我跟大姐去。”
  
  “我也去。”
  
  许清妍点头,这大半夜的,又是荒郊野外,把他们留在这里她也不放心。
  
  两兄弟跳下马车,许清妍从火堆里抽出两截燃了一半的枯枝递给兄弟俩
  
  “过个给你们拿着照明。”
  
  两人接过,许清妍又从火堆里又抽了一根拿在手上,这才转身道:“走吧,等会记得跟紧我,千万不要乱跑。”
  
  得到他们回应,许清妍这才转身带头走在前面。
  
  两小见状紧紧跟随。
  
  暗夜的林子,一片黑暗,黑乎乎像是要吞噬人的怪兽。
  
  许清俊和许清文此时即害怕又觉得刺激,两兄弟俩手牵手牢牢的跟在许清妍后面。
  
  正好是夜晚,正是野鸡出来觅食的时候,许清妍才进去一点,就发现了一只野鸡。
  
  避免再次动手,许清妍看到野鸡的那刹那,锐金术就直冲着它的脖子而去。
  
  等许清妍去捡的时候,鸡脖子正往外汩汩冒血。
  
  看到这场面,许清妍有些微的不适应,但想到身后的两个小家伙还饿着肚子,许清妍又强让自己把视线转回来。
  
  鸡杀好了,只是这鸡毛咋弄,没有开水烫,这毛应该不好拨吧。
  
  想了片刻,许清妍决定不做烤鸡了,就地取材做叫花**。
  
  用税金术给鸡开膛破肚,掏出内脏扔掉,看着血乎乎的野鸡,许清妍又犯愁了。
  
  这大晚上的,她可不想带着两个小的四处去找水源。
  
  想了想,许清妍对两小道:“你们用火把照照看,看脚下有没有枯枝,有的话捡些回去。”
  
  两人当即听话的低头去寻,许清妍趁他们不注意,背对着他们,一个水球术甩向手里的野鸡。
  
  只见大水球过后,鸡身上的污血被冲了个干净。
  
  许清妍见状,心下满意,见阿文他们正认真的找枯枝,许清妍手指微动,冲着地面施了几个锐金术。
  
  几道法术下去,地面的土顿时变得松软了许多,许清妍再一个水球术丢下去,松软的泥土就变得湿黏黏的。
  
  许清妍把鸡丢进泥巴,转了一圈,见野鸡身上均匀的裹满泥土,把野鸡拿了出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顷刻间便完成了。
  
  待许清文和许清俊捡好枯枝后,回身望见许清妍手中的泥团,两人皆是一脸懵。
  
  “大姐,鸡呢?”
  
  “对啊,姐姐,野鸡呢?”
  
  许清妍扬了扬手,“这呢。”
  
  得知野鸡变成了泥团,两小顿时脸都黑了。、
  
  果然他们就不应该对大姐的厨艺抱有期待,她在家就从来没做过饭,而且还连火都烧不好。
  
  虽然大姐有时很厉害,但厨艺方面真的是个渣。
  
  想到这,两小齐齐叹息了一声,“哎.....”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放心好了,毒不死的,东西弄好了,我们回去吧。”
  
  三人擎着火把,慢慢的往林外走去。
  
  篝火旁,那两人依旧睡着无知无觉。
  
  许清妍往快要熄灭的火堆又添了几根柴,把糊好泥的野鸡放入火堆下面,见一切安置妥当,这才叫两小上车。
  
  “阿文,你修炼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许清文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没觉得自己力气变大了嘛?”
  
  许清文再次摇头。
  
  许清妍无奈只得下车,从附近的树上掰下一截略显粗壮的树枝,递给许清文道:“来,你试试,看能不能掰断?”
  
  许清文惊讶的瞪大眼,姐姐莫不是在开玩笑,这么粗的树枝他怎么可能弄得断!
  
  不过见许清妍眼露期待,许清文还是老实的接了过来。2k阅读网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