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消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饱餐一顿后,许清妍让他们回车里打坐,她则靠坐在车辕上,闭目养神。
  
  天色从墨黑变成淡灰,又逐渐变成灰白。
  
  许清妍睁开眼,望着了无人烟的官道,回身敲了敲车厢,“收功了,你们原地躺好,我去把他们弄醒。”
  
  早点赶路早点到,做完事情她也能早点带着阿文他们回家。
  
  待许清文他们躺好,许清妍又四周查看了一下,见没有任何破绽留下后,这才掏出清毒符往矮个男和大胡子口中各滴了一滴。
  
  然后在他们醒转前,飞身上了马车,接着装晕。
  
  又过了几息时间,大胡子才渐渐睁开迷蒙的眼,揉了揉眼正准备跟胡三换班,突然反应过来,天亮了。
  
  当即惊得往四周看去,却见胡三靠在树下,睡得正香,连忙几步冲向马车,看见里面的人都还晕着,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回转身看着还在睡的胡三,大胡子气不打一处来,快步上前踢了他一脚。
  
  胡三被踢得一个激灵,立时跳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大胡子瞪着他道:“你说怎么了,叫你守夜,你竟然跟树下睡着了,要是人跑了,我看你怎么办,想死你自己去,别拉着我。”
  
  胡三闻言,当即一个激灵,迅速跑向马车,掀帘一看,见三人还好好的躺在那,才放下心头大石。
  
  回身冲着大胡子道:“这人不是还在嘛,大清早的,差点没被你吓死。”
  
  大胡子鼓着眼道:“你还敢说,还不把僵绳解下来,早点赶路。”
  
  胡三自知理亏,在大胡子的瞪视下也不敢反驳,老老实实的去解了僵绳。
  
  没过一会儿,马车便又跑动了起来。
  
  那边吴天佑一大早赶去许家赴约,却得知许清妍三姐弟一晚没回来,急得不行。
  
  想到他们失踪可能跟最近的孩童丢失案有关,吴天佑又是心焦又是懊悔。
  
  他后悔昨天许清妍说她去私塾时,他没跟着一块去,若是他当时跟去了,哪还有这事。
  
  吴天佑两腿一夹马腹,马儿知晓主人意,加快了速度。
  
  吴天佑赶着去县城打的消息,找线索。
  
  到是私塾附近,吴天佑一家一家摊子打听。
  
  他想着这些摊主常年在这里做生意,有什么动静他们应该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可接连问了十几家摊子,他们都说不知道,没看见。
  
  吴天佑急得跳脚,正要去县衙让县令派衙役寻人时,却见一对老夫妻挑着个摊子过来。
  
  见他们支摊子的地方正对着梨花巷,吴天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走了过去。
  
  “老人家,你昨天在这附近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比如拐人,掳人?”
  
  老妇人把冒着热气的豆花往摊子上放,闻言回道:“没有,昨天生意忙着呢,哪里有空注意那么多。”
  
  见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吴天佑只得转身打算去县衙求助,却听身后老摊主道:“公子是寻人?”
  
  话里似乎有些迟疑。
  
  吴天佑倏的转过头道:“是,老人家知道什么?。”
  
  老头皱着眉想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我给客人端豆花,抬头时正好见一个男人扛着一女娃扔进了马车,后面跟着的男人又抱了两个娃子。”
  
  老妇人闻言惊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你怎么没跟我说?”
  
  老头解释:“当时生意忙着呢,我当时也只看了那么一眼,也没空多想。”
  
  见老妇人还要说什么,吴天佑赶忙打断道:“那老人家,你看见那两个男人长何模样?”
  
  老头道:“我知道,那两人之前正好在我摊子上买过豆花,一个长得高大些,一脸大胡子,另一个要矮小些,嘴角有一块黑色胎记。”
  
  吴天佑闻言大喜,有了面貌特征,找起人来就容易多了,“老人家,多谢!”
  
  朝摆摊老头谢过,吴天佑翻身上马,直奔县衙。
  
  到了县衙门口,吴天佑朝着守门的衙差道:“叫你们大人出来见我。”
  
  吴丰曾经是溪县县令,这位昔日的县令公子,衙役们自然是熟的。
  
  “大公子,你怎么来了?”相熟的衙役问道。
  
  吴天佑此时正急呢,哪有空跟他叙旧,“以后有空再叙旧,我有急事要见你们大人,你快去给我通报一声。”
  
  见他面露急切,衙役也不再多问,连忙向内跑去。
  
  新任县令王德辉听说吴大人的公子有急事找他,很是诧异。
  
  他跟吴丰素来没有什么交情,跟他儿子就更没交情,吴天佑找他干什么?
  
  虽然这么想着,但却动作不慢的去了前衙。
  
  不为别的,只为吴丰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得罪不起。
  
  郊外马车上,许清妍正寻思,迷药的药效什么时候能过去,就听得外面大胡子道:“他们再过一会该醒了,你先去把他们绑起来,再拿东西塞住他们的嘴。”
  
  胡三应了一声。
  
  许清妍见他钻进来后,在车厢角落的布包里掏出几根布条和几团布。
  
  原来那个布包装的是这些东西啊,不过准备得这么周全,一看就惯犯。
  
  胡三用布条把他们三姐弟的手一一捆上,然后又捏开他们嘴,把布团塞了进去。
  
  那布条原先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一股子腥味。
  
  许清妍本就六感超人,这味道在她闻来更是放大了几倍。熏得她实在忍不住,皱着眉头,睁开了眼。
  
  胡三见她醒了,只惊诧了一瞬就反应过来,“哟,这就醒了,大胡子料得还是挺准的嘛。”
  
  “唔唔....”许清妍状似惊恐的挣扎了起来。
  
  做戏就要做全套,被抓的人醒来第一时间,应该就是这种反应和表情吧。
  
  胡三见状猥琐一笑:“你还是别挣扎了,越挣布条就勒得越紧,到时候你那细嫩的小手可就得磨破皮了。”
  
  “唔唔....”许清妍睁着眼,怒瞪着他。
  
  胡三毫不在意,轻笑道:“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以后可得记住,没那个本事就别逞强。”
  
  说完便掀开车帘出去了,许清妍见阿文和阿俊睁正着眼看着她,朝他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接着睡。
  
  反正现在也没他们什么事,还不如让他们好好休息。
  
  许清文和许清俊接到眼色,安心的睡了过去。
  
  马车又跑了一上午,许是怕有人会在城里拦截他们,路过一个县城时,两人选过城而不入,只在城外摊子上买了些镘头做干粮。
  
  待跑出城门十几里,这才找了个空地,把马车停下,拿了三个镘头进车厢。
  
  “我给你们解开绳子,你们填一下肚子,不过你们也别指望跑,这荒郊野外的可没人会来救你们。”
  
  见许清文和许清俊老老实实的低头着,胡三便先解开他们的绳子,扯下塞嘴布,把两个镘头递给他们。
  
  两兄弟老老实实的接过,低头吃了起来。
  
  胡三瞧了许清妍一眼道:“看见了吧,像他们这么听话,我才会给你东西吃,你若是再反抗,今天就什么都别想吃了。”
  
  许清姨似乎被吓到了一般,眼里的挣扎慢慢沉寂下来。
  
  胡三观她神色软了下来,这才解了她手上的布条,扯下塞嘴布,把镘头递给她。
  
  许清妍接过馒头,在胡三的注视下,做出认命啃镘头的样子。
  
  胡三又观察了她几次,见她确实老实下来,这才放心的掀开车帘出去了。
  
  他一走,许清妍表情就变了,瞅了瞅手上又冷又硬的镘头一脸嫌弃,不过看刚才他们的举动,这应该就是唯一的午餐了。
  
  算了,难吃点就难吃点吧,总比饿肚子好。
  
  又休息了片刻,胡三和大胡子又开始赶路了。2k阅读网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