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七十五章 外婆家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太太愤愤不平的指责着胡老爷子的不智之举,胡氏在旁听得一阵心烦,大声喝道:“行了,这都什么时候,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说完,又感觉自己语气重了些,不禁缓了缓声道:“爹的腿看了没有,大夫怎么说?”
  
  袁氏闻言回道:“请了大夫,说是这断骨得好好养着,别下地别乱动,再多吃些好的补补,养上个一年半载的也许能好全。”
  
  胡氏想了想道:“那赵狗子起房子,为何要占咱家地盘,这每家的宅基地不是都划好的么。”
  
  老太太一听没好气道:“还能为啥,这赵狗子就是不讲道理的人,再一个不就是看我跟你爹没儿子好欺负么。”
  
  胡氏闻言翻了翻白眼道:“娘,你又来了,谁说你没儿子的,华子不就是么。”
  
  袁氏抿了抿嘴道:“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可这到底比不上亲生的尽心。”
  
  胡氏一听她娘竟然说出这种话,连忙喝道:“娘,你说什么呢,你凭良心说华子哪点做得不好了,再说了这当着孩子的面,你说话能不能靠谱一些。”
  
  老太太被女儿吓了一跳,有些诺诺不敢再言,不住的拿眼瞟胡氏。
  
  胡氏见状又软了软道:“再说了谁说亲生的就一定好,这林婶子总是赵狗子的亲娘,你现在看看赵狗子又待她如何。”
  
  老太太闻言,撇了撇嘴道:“这样的个别数,哪能当真。”
  
  “那娘的意思是我跟华子做得不够好了。”
  
  老太太听出了女儿话里的怒意,不敢再乱说话:“哪有,我就那么随嘴一说,你还当真了。”
  
  “我不当真能咋地,当初我跟姐还未嫁时,你便整天叨唠,没有儿子怎么样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跟姐听了心里有多难受,这不是儿子难道是我们姐妹的错么!”
  
  老太太反驳道:“我也没说是你们的错啊,再说了我什么时候亏待你姐俩了。”
  
  “你是对我们不错,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把这事挂在嘴边,你就是天天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胡氏实在是听烦了她娘整天抱怨没儿子的事,这让她每次听见都觉得心里不舒坦的很。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只是这赵狗子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把你爹弄成这样,也不曾出过半文钱,你爹这一年还得吃好的喝好的,咱家可怎么负担的起哟”说罢,脸上便带了些许愁苦之色。
  
  胡氏听罢,说道:“行了,这事我回头跟华哥说说,看看能不能让赵狗子出了这笔药钱。对了,我今天带来的三十斤野猪肉,你多弄点给我爹补补,别舍不得弄,这天热也放不住,别到时人没吃到,白白放坏了。”
  
  老太太闻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做去。”
  
  直到老太太出了房间,胡氏才朝着老爷子问道:“爹,伤口痛不痛?”
  
  老爷子点头道:“是有些痛,不过爹能忍住。”
  
  胡氏闻言看了眼许清妍道:“阿妍,咱家上次用剩下的止痛药,你今天带来了没?”
  
  许清妍一听就知道她娘的意思了,这是要把止痛药给外公用,好在她娘说得比较隐晦,没有把她的事说出来。
  
  外公外婆她是第一次接触,并不了解性情如何,外公看上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但外婆貌似有些不太靠谱,不是说她心有多坏,而有人好像些糊涂拎不清,说话也不太讲究。
  
  不过药也外公用,她是不反对的,因此对着胡氏道:“带了,娘给外公用一点吧。”说罢把瓶子递给了胡氏。
  
  许清妍现在每天身上都会带着止痛药,止血药,反正两个小瓶子并不占多大地方,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呢。
  
  老爷子见胡氏手里拿着一个药瓶,问道“这是?”
  
  胡氏解释道:“前两个月家里有人受了伤,去县城百草堂买的止痛药,上次没用完,留下不少,不过这药效果不错,爹不是伤口痛么,可以喝上几滴,便会好上很多。”
  
  老爷子听完皱了皱眉道:“这伤药还能喝,一般不都是直接涂在伤口上么。”
  
  胡氏闻言道:“有伤口自然可以涂在伤口上,可爹伤得是骨头,在内,只有喝进去才有效果。这药百草堂的掌柜说了,既能涂在外面,也能喝进体内。”
  
  胡氏这话倒不是乱说,这是许清妍经过试验的,上次金虎阵痛产子,让她萌生了这个想法,虽然最后怕金虎喝下去会影响小老虎,没给它喝。
  
  但后来许清妍找了个机会,把野鸡给折断了一条腿,然后又给野鸡喂了几滴止痛符水,后来发现野鸡并未出现任何中毒现象,而且伤口冒似也不痛了。
  
  后来她自己又亲身试验了一遍,她故意在自己身上掐出一道青痕,然后喝了几滴止痛符水,没过多久,再用手去按青痕竟然感觉不到痛意。她就得出了这个结果,止痛符水是可以直接喝的,并不会中毒。
  
  到于止痛符的保质期,她也检测了一下,照样是用鸡做实验,把二个月前制的止痛符水拿出来喂鸡,发现依然有效,并没有过期变质,虽然不能确定止痛符保质期究竟有多久,但起码证明了二个月之内是没有问题的。
  
  胡老爷子本名胡老实,人如其名,真的是老实巴交,听了胡氏的话也不再多问,仰头便喝了几滴。
  
  半柱香过去,胡老爷子惊道:“哎,真的不痛勒,你这药确实不错,不过药效这么好,这药不便宜吧。”
  
  胡氏闻言有些自豪道:“这药效果当然好,要不然我能拿给爹用。”胡氏避过了谈钱的事,她不打算把阿妍的事告诉她爹。
  
  不是不信任她爹,而是她爹太老实,保不准哪天就被她娘知道了,她娘这个人脑子有些糊涂,嘴又不把门。知道这事,因着她娘的性子,恨不得炫耀的全村皆知。
  
  在娘家吃了顿午饭,胡氏便带着两个孩子走了,临走前一个劲的叮嘱,让二老别再去找赵狗子讨说法,小心再吃亏,她回头会跟许光化提这事,看看如何才能把事情办好。
  
  离开胡家,许清妍对外公外婆的性格有了大至的了解,外公其人,不用说那是真的老实巴交,还有些惧内。
  
  外婆吗,人心不坏,不过有时候拎不清,嘴又快,看上去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表面上看着还挺凶悍,真遇着事了,她估计躲得比什么都快。
  
  总结来说,虽然有些小毛病,但好在不是极品,许清妍暗自庆幸,还好没遇到传说中的极品。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