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符医 第八十三章 天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光华夫妻听了许清妍的话,虽然并不相信,但见赵狗子如今这副模样,心中也着实出了一口气。
  
  因此便顺道许清妍的话道:“是啊,阿妍说的对,这就叫做报应,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亲自收拾他了。”
  
  当许清妍把威压收回去之后,赵狗立马感觉自己活过来了,呼吸顺畅,头也不晕了。
  
  听了许光华的话,反驳道:“什么天罚,都是狗屁,我刚刚不过是一时头晕罢了,算什么天罚,我告诉你们想要钱没有,院墙我也不会重建,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许清妍见赵狗子一点悔意都没有,不由心中火大,再次施展威压,而且这是一来就是最大威压,她今天必须让赵狗子相信,这就是天罚。
  
  赵狗子刚说完话,刚刚的那种感觉又来了,而且这次还要严重许多,除了先前的症状,脑袋也开始如针扎般刺痛,且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让他心都开始颤动起来。
  
  赵狗子当下躺倒在地,抱着脑袋一阵哀嚎,许光华见了不禁有些担忧道:“这赵狗子到底是怎么了,不会出人命吧,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胡氏回道:“救什么救,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呢,谁叫他不做好事,华哥你可别多管闲事,要是真过去看了,说不定赵狗子还要赖上我们呢。”
  
  许光华皱眉道:“虽说赵狗子人坏了些,但看他样子确实挺危急的,万一有个好歹,别人还当是我们把他怎么样了呢。”
  
  许清妍听了许光华的话,立即收了威压,对啊,今天在场的除了赵狗子可就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了,若真是出了事,他们三人真是有嘴说不清。
  
  下次若要再上门,必然要多叫上一些人做个见证,到时她再暗地里施展威压,外人无从知晓,只会当做天罚看待。
  
  “爹,我们别管了,这肯定是老天爷在收拾他呢,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不定他明天就会把钱给送过来呢,否则老天爷肯定不会饶了他的。”
  
  说罢许清妍便拉着许光华和胡氏走了。地上的赵狗子在许清妍走后,才慢慢恢复过来,缓缓的从地上爬起。
  
  经此一事,赵狗子心中也隐隐有些相信天罚之事,若不然当真有如此巧合之事么,接连两次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但想了想又不甘心就此赔钱,所以赵狗子最后还是决定明天去医馆看看,若是真有病,那就治病,也就说明不存在天罚之事,只是事出巧合罢了,若是没病......
  
  回去的路上,胡氏一脸兴奋道:“华哥,你说赵狗子那样会不会真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惩罚他呢。”
  
  许光华不置可否道:“不知道,这世上不平之事多了,老天爷应该也管不过来吧,说不定是赵狗子自身有隐疾呢,我们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得多请些人做个见证,否则万一出了事,咱们可是有嘴说不清。”
  
  胡氏点头,今天虽然没有把事情给解决掉,但对付像赵狗子这种无赖,他们早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回到胡家,袁氏立马迎出来问道:“怎么样,赵狗子怎么说,他肯赔钱了没有?”
  
  “没有,赵狗子说药费不赔,院墙也不拆,我们爱咋样他都奉陪。”
  
  袁氏听完,一拍大腿道:“哎哟,这个杀千万的畜生,这摆明了就是欺负我胡家没人,要是我生他十个八个儿子,我看看他还敢不敢.....“
  
  胡氏听她又提起这茬,顿时头疼道:“娘若再说这话,我们跟华哥就走了,你爱找谁找谁去。”
  
  袁氏听了这才收起哀嚎道:“我这也没说错啊,这赵狗子为什么独占我们家的地基而不占别人家的,不就是看我跟你爹没生儿子好欺负吗。”
  
  “可你就是天天嚷,也嚷不出儿子来。”
  
  “我生不出来,还不许我念叨两句啊。”
  
  胡氏实在是无力再跟她娘谈论这事了,在这件事上,她娘就从来没停止过念叨,十几年了,她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去屋里看了看胡老爷子,胡氏便拉着许光华和许清妍回了背山村,她实在是不愿意再听她娘念叨那些有的没的。
  
  回到背山村,吃过午饭,许清妍想起百草堂订的止血符也该送去了,便跟她爹提了一下。
  
  许光华闻言点了点头,说下午就送过去,一个月之期也到了,要不是许清妍提醒,他都要忘了。
  
  想到一月之期,许清妍又想起了那个番邦商人阿尔文,也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
  
  她上次并没有把背山村的地址留给他,阿尔文相貌特殊,若是进村容易引起慌乱,当初只说若是回来了,就去百草堂,今天正好跟她爹一道去县城看看。
  
  下午百草堂内,王掌柜一见许清妍父女来了,连忙迎了出来,寒暄道:“许兄弟可算是来了,着实让王某好等啊。”
  
  许光华笑了笑道:“王掌柜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王掌柜捋了捋胡须道:“好,好,许兄弟可是送药来的。”
  
  “正是,这是一百瓶止血药,掌柜的点点。”
  
  “不用了,许兄弟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何况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两人说笑了会,许清妍插言道:“王叔,那个番邦商人可有来过?”
  
  “你说的是上次那个异族人?”
  
  “是的,他可有来过?”
  
  “没有,你找他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只是对他的货物比较感兴趣,上次让他回去再给我带点东西。”
  
  王掌柜听了不再多话,反正他对上次的那些货物没什么兴趣。
  
  聊了两句,父女二人跟王掌柜告辞就要出去,却在药铺门口看到一则告示“重金悬赏”
  
  内容却是求一味去疤良方,只是没有留款,不知是何人所贴。许清妍想着这告示既然贴在百草堂门前,那掌柜的定然知晓是何人所贴。
  
  因此转身回去,问道:“王叔可知门口告示是何人所贴?”
  
  王掌柜听了此话,并未回答,而是皱了皱眉,之后看着许清妍却突然眼睛一亮。
  
  对父女二人道,“后院细说如何?“
  
  许光华不知道女儿问这个干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同意了,跟着许掌柜去了后院。
  
  “姑娘为何要问此事,莫不是对上面的事情有把握?”
  
  许清妍想了想道:“不敢说有把握,只是有些好奇罢了,王叔若是不便相告,那就算了。” 大家好,我是《农门符医》的作者古藜,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01_301561/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