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科技房车 第五十章 被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在那位男子就要得逞之际,却是刘昊快速反应过来转身上前,挥拳一击打在对方那张带有愉悦暴虐的脸上,那一刻说真的很爽,正义打击邪恶的感觉,自身代表着正义,当然刘昊对此更多的怒火,遇上这种性格恶劣的人真是倒霉,对于对方这样想拖他们下水的行动更是感到怒火。
  从那男子拉住苏小婉身后的背包到刘昊出手,其实时间极短,就只有六秒时间,刘昊在这危机关头没有犹豫,回身转头冲向那名男子在其正脸上给他强力的一击重拳,对于这类人他是最为厌恶的,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把所有的过错加在别人身上,还认为自己是那种品德高尚的人,真是够恶心的。
  所有他一拳用力打在对方那种可恨的嘴脸上,打脸是能在对方最为得意时候狠狠打击对方的手段,无论任何人对自己的脸面还是颇为重视的,打脸能给对方的身体和心灵都能造成很大程度的伤害,对于那种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脸部被人打,是严重伤害了自己的自尊,即使没什么力道比起其他部位在心灵上也是最能伤害人,所以那些地位高位或者练武人士一般打架大多不会想着去打脸,否则等于要结很大的仇了。
  同时脸部也是神经比较密布的地方,打击这里效果拔群,给人带来的痛感更深,甚至能让人直接晕眩,如果下重手直击脸部是最好的,也是最为解气的。
  “同伴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的同伴也绝对不会是你这样的人——!”
  对付人类他可不用像对付丧尸那般束手束脚,而且对于性格恶劣的人他可以毫不留情的下重手。
  “啊!你竟然……”
  在潜能激发精神亢奋的状态下,这名男子竟然没有因为重击而晕倒,不过他捂着脸部,有红色的血迹从指缝只溢出,即使因为手掌遮掩没有看清对方表情,也能感受到他表情的惊怒与狰狞。
  刘昊一拳正中对方脸部也就是说打到了其鼻梁,这地方比较脆弱只要受到重击八成会留鼻血。
  西装男子甩了甩头清醒了一下,接着怒火中烧双眼冒着凶光,放开捂着脸的手把那沾满血的脸展现出来,将其衬托得宛如恶鬼。
  “你这家伙——!”
  男子没想到对方一反击就下如此重手,明明是个小年轻动手如此果断,完全没有普通人般的畏首畏尾,都这种紧要情时刻了对方抛弃少女跑走他也不奇怪,居然对着他如此果断的下重手,就像那种混社会的一言不合就果断开打,明明是个白净的青年,看样子真的是完全不像。
  男子的脸部被狠狠打了一下,这时候愤怒的他并不打算后退,就在他准备调整状态冲上来反击的时候,自己看到了那位青年冷厉的眼神还有那冷漠如冰山的表情,还有那沾着丧尸血通体漆黑的铁制撬棍,这根危险的撬棍此时正对着他。
  “还要继续吗——!”
  说这句的青年语气中没有一丝任何感情在里面,冷若寒风,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怒火中烧的男子立马冷静下来不敢上去了,他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的,自己更多只是想活下去,要去真正拼命且胜算不大的事他可不干。
  如果面对自己的愤怒和狠厉对方表现出慌张害怕,他绝对不会这样退缩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攻击出手,可遇到比自己更狠的人他退缩了,这类面无表情动手打人的往往最恐怖,要知道真正的狠人往往话不多,而行动起来却是格外狠厉果断的,没有一丝情面可说,那张无表情的脸庞就像那些深谋远虑的人物一般透着深不可测,这位青年绝不是简单的人物,自己很有可能不是其对手,这样继续下去会死!
  狼猎食软弱的绵羊不会因为它叫得可怜而停手,只有遇到更强的野兽才会被吓退,有时候暴力才能对抗暴力,也只有暴力才能保护内心好的善良,在华国很多寺庙门口处一定守着青面獠牙的怒目金刚,就连寻常百姓家贴着的门神也从来不是慈眉善目的,而是凶神恶煞。
  这是华夏先民几千年战天战地悟出的至理,善良只会被邪祟践踏,圣母只能被魔鬼欺辱,要维护正法,就先需要有怒目金刚,天地要慈泽万物,必先要立雷霆之威,善良从来保护不了善良,要想消除奸邪,震慑心中有恶念之人,就需要自己化身至凶至恶,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世道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避免成为别人眼中的猎物,就像先前说的,他更认同荀子的主张——人性本恶。
  最终那位男子被他震慑吓退,捂着流血的鼻子绕开刘昊向前跑开了,遇到比自己更狠且深不可测的人,还有勇气拼命抗争的人不是没有,那男子刘昊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完全不熟悉,但他可以肯定对方绝不是那种人,他看得出对方这一系列行动更多来源于自己的怕死,这种人在知道自己还有后路的情况下绝不会拼命,外表的凶狠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软弱,是个自私的胆小鬼罢了。
  这样没有太过争斗就结束,老实说这刘昊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在这时候真闹起来还真是麻烦呢,当然自己也会选择在短时间内动手将其击杀,即使要第一次杀人到了那刻也容不得自己心软退缩,对方这样退走也好,毕竟人临死前的反扑和疯狂还是挺麻烦的。
  “快起来,我们也走。”
  “哎呀~~”
  那男子跑开后也容不得刘昊停下喘息,在他们身后依然有二十多只丧尸追赶着,那群模样狰狞扭曲的怪物离他们距离已经不远了,即便苏小婉是可爱年幼的女孩,他也没工夫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将其拉起来了,直接单手用力把她拽起,由于有些粗鲁把苏小婉手臂有些弄痛了,不由叫出声来,可现在情况确实紧急管不了这么多了。
  拉起苏小婉后就大步迈开腿立马跑起来,中间过程没有一丝停歇,现在几乎是刘昊用自己的力量带着苏小婉在跑,他的体力比起女子的苏小婉好得多,这样带着对方速度反而比刚才开了不少,他之前的锻炼也不是白练的。
  而这时候他们已经成为身后二十多只丧尸的首要目标了,丧尸不会一直锁定一个目标,只会追击离他们更近的猎物,到底是被人坑了,害怕遇上这类事情他才一直躲避那些所谓的同类,因为人类的思想方面太过复杂,相处中一起会很难信任对方,更会因为待遇的不同能力的差距心生嫉妒怨念,现在律法道德不存的末世,人更多是被本自身的欲望所驱使的,这样的情况下遇到有恶意的人可能性更多大,极端的生存环境下同类也会竞争,而且还会更加严酷,比丧尸还要危险,那些恶鬼哪里比得过人心。
  看着跑在自己前面的西装男子,刘昊没有这样跟着他,而是在一条岔口处和对方彻底分道扬镳了,当然丧尸是跟着他们两人的,不过也有一些丧尸往那名男子的方向去了。
  那位男子是害他们陷入如此险境的罪魁祸首,要说两人对此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如果想报复他这样带着丧尸跟着对方不是更有机会吗,这么放弃选择另一条路离开了,刘昊是宽容心善的人吗?这点当然是,不过他的宽容对向的是自己的同伴,而不是要害自己的人,对于要害自己的人他反而有点小肚鸡肠,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是不善言辞的他对人的处事态度。
  他在这逃跑中没有太过紧张,相反嘴角还露出了点微笑,这个微笑是对那名西装男子的,他从来都不是喜欢吃亏的主,别人打过来他总会想办法还回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